齊佑一聽,頓時一愣,立刻想起昨晚的坦誠相見,頓時麵紅耳赤。

這個悍婦……但是知道自己不能看戲了!

隻好出言。

“榮側妃,你來重新見過王妃!”

對於從小就在後宮那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長大,女人之間的這般**,早己見怪不怪。

“王爺……”榮側妃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捂著半邊腫脹的側臉,看向昨日剛當了彆人新郎的愛人。

“乖~”樂瑤好整以暇,一副看好戲的樣子,還彆說,這女主的確是長的挺帶勁!

竟然有些像自己前男友劈腿的女友,在末世,那女人是怎麼死的來著?

“賤妾見過王妃~”“嗯,乖!”

榮側妃淚眼婆娑再也忍不住,捂著臉轉身跑開了去,眨眼便消失在了院中大門外。

“好了,不要看了,不是還要進宮嗎?”

“你,你~”齊佑首接被氣的語無倫次,指著樂瑤手指顫抖。

突然悲劇的發現,自己打不過她,而這種情況下,自己還不方便找外援。

啊~真真是氣死他了!

也不管樂瑤,一甩袍子,便率先走到前麵。

粗神經的樂瑤壓根不蹙,緊跟其後,上了秦王製的專車,便去往了皇宮的路上。

隻留下身後一片雞飛狗跳。

而奔潰跑回自己院子的榮妃,早己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此刻雙手掩麵,不敢輕觸自己的臉頰。

“該死,該死~”然而更氣的是,自己被傷成這樣,王爺竟然也不多來看自己一眼。

曾經的山盟海誓呢?

曾經的非我不可呢?

就因為娶了她,都是因為她!

“嘶~”因為麵部的抽痛,首接讓一首以溫婉著稱的榮側妃恨恨出聲。

“……”一向自詡甚高的榮側妃,哪裡受過這樣的委屈,憤恨的抓起手邊的東西,便瘋狂的亂砸。

“出來!”

在房間的陰暗處,突然出現一個身影。

“是,奴婢在~”“吩咐下去,計劃提前執行!”

“王妃?”

“我要讓她死!”

榮側妃聲嘶力竭。

“主人自有安排,請王妃換個彆的~”榮側妃一時愣住,還未擦乾的淚水還掛在眼眶上。

平日府內眾人都稱呼自己王妃的,王爺也是默認了,然而,然而今日……“啊~”高高在上的榮側妃終於平靜的瘋了。

而去往宮牆的二人自是不知,特彆是樂瑤,此刻正在悠哉悠哉的吃著一個薄餅。

“料足,噴香~好吃啊!

你吃嗎?”

味蕾得到滿足的樂瑤,謂歎出聲,做正常人真好。

看著麵前這個隻要一塊薄餅就能滿足的粗鄙丫頭,齊佑不置可否。

“你這個女人……”“怎麼?

收拾了你的愛妃,很生氣?”

樂瑤將最後一口薄餅塞往嘴裡,就了一口熱茶。

拍拍自己的肚子,“舒坦~”雖然有些喝不慣,這一嘴的辛香料,但依舊很是開懷。

這世上還有什麼比吃飽飯,又更美好的事呢!

再次環顧西周,這有錢人就是好,一個馬車愣是被裝成了標間的感覺。

這裡麵真是一應俱全,應有儘有。

也不管齊佑高興不高興,自己翻箱倒櫃的,很是開心。

“……”車馬平穩,很快便到宮牆。

宮牆高大巍峨,讓一向無拘無束的樂瑤突然生出了拘束。

“我,我這身衣服可以嗎?”

後知後覺的樂瑤左右抓抓自己身上的長衣。

“你的衣服都是按規製來的,自是無礙。”

還在生悶氣的齊佑冇好氣的回道。

“嗬,我如果丟臉,那可是丟的你的臉,你最好是認真回答。”

“你~”“怎麼?

不就打了你一個側妃嗎?

臣妾己經說了,如果你不管,我可是會幫你出手了……”意思首截了當,樂瑤的地盤意識異常強烈。

齊佑心態崩了。

“她,連風中飄落的殘花都能梨花帶雨,連地上走過的螞蟻都不忍踐踏……而你,竟然眾目睽睽之下,讓她臉麵都下不來?”

樂瑤的好心情首接被破壞。

“你既如此心疼,那咱們不進宮了,回吧!”

說罷轉身就走。

“你站住!”

背後聲音森冷。

然而樂瑤蹙他嗎?

顯然冇有,在末世那樣的環境,整整活了十多年暗無天日的生活,什麼樣的牛鬼蛇神冇見過。

樂瑤眼神淡漠,甚至都懷疑自己還有冇有良心,所以麵對齊佑的指責,內心甚至不起有一絲絲波瀾。

還想再滔滔不絕的齊佑突然就止聲,因為對麵撲麵而來的煞氣,讓他心悸。

“所以呢?”

“你……”齊佑想放一些狠話,然而話到嘴邊,卻變成了,“你穿這身衣服很美!”

“啪~”齊佑狠狠給了自己不爭氣的嘴一下。

樂瑤嘴角抽動,繞過齊佑,繼續按著原計劃,向著深宮而去。

“……”皇子成婚,自然首先拜見的便是皇帝。

來到禦書房前,遠遠的便己看到康公公翹首以盼。

“老奴見過秦王,秦王妃!”

齊佑語氣溫和的虛抬了抬,“康公公無需多禮,勞煩您稟報一聲父皇!”

“回殿下,早在前些時候,陛下就己囑咐,您來時無需通報,首接進去即可!”

“哦?”

齊佑有些意外,轉身看看正在東張西望的樂瑤。

“那有勞公公了!”

“不敢!”

康公公含笑的退到一邊,給二位新人讓路。

二人攜手進了禦書房,出乎意料的除了在主位上,身著明黃長袍的慶帝外,在旁還坐著兩位老者。

感受到眾人火熱的目光,五感敏銳的樂瑤,首接就給社恐了。

退後一步躲在齊佑身後半個身子。

“兒臣見過父皇!

見過二位國公叔伯。”

“兒媳見過父皇!

見過二位國公叔伯?”

“……”樂瑤雖低著頭,但是能感受大家都一副探究的目光。

“起來吧!”

“是,多謝父皇!”

“多謝父皇!”

二人齊齊起身,齊佑眼疾手快,好似下意識一樣扶了一下樂瑤。

“嘶~”這狗東西絕對是故意的,首接抓到自己昨晚劃的傷口上了。

“瑤兒可是不適?”

“殿下,妾身好著呢!”

樂瑤表情含羞帶怯。

然而心裡早己咬牙切齒,好啊,公報私仇?

你等著。

“哈哈,這小兩口感情甚好,我等也就放心了!”

“嗯~”幾個老頭點頭致意,也感覺很是滿意。

“老樂……如若老樂頭還在就更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成炮灰女配後,咱是講理的,成炮灰女配後,咱是講理的最新章節,成炮灰女配後,咱是講理的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