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林風在禦醫的建議調養下,身體漸漸恢複了。

同時也利用這幾天的時間,慢慢瞭解了一些原有的習慣。

不然以後很容易露出馬腳,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今天按醫囑喝完藥,林風照例懶散的躺在床上。

大兄林雲還是和前幾日一樣過來探視。

“我說風弟,聽哥一聲勸。”

林雲苦口婆心的勸誡:“現在天地異變,我們修煉可以獲得一些超出常人的能力。

這是個大好時機啊。”

“修煉多累啊,天天苦哈哈的揹著重物行走,甚至用利器錘鍊自己。

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林風模仿著前身,虛偽的回道。

心裡卻想著,這真是天賜良機。

現在他們隻是認為修煉可以獲得一些超出常人能力,卻不想今後隨著修煉的深入,能力變強,排山倒海,毀天滅地,飛天入海都有可能,甚至連長生都有望。

我怎麼會錯過呢,隻不過現在不要輕易表現出來,畢竟前身確實是個怕苦怕難的主,就想在父兄的庇護下,紈絝一生,現在突然轉變,肯定會引起極大的懷疑,我還是先抗拒一下的好。

其實這也是他單方麵如此想,隻是剛穿越過來,有些謹小慎微。

“也有不需要磨鍊自身的啊。”

林雲還是不厭其煩的說著:“你看,我除了鍛鍊身體,還可以輕鬆操控火焰。”

“我總不能每天帶著火種到處跑啊。

你是要上戰場的,會些火焰法術肯定是有幫助的。

我在街上喝個花酒,要什麼火焰呐,嘩眾取寵罷了。”

林風兩手一攤。

“你看你這遭。

如果你會點武術,也不至於弄到這般田地。”

林雲神色堅定的說:“這次不管你說什麼,你都要跟著我練習。

至少要能自保,我才放心。”

林雲一聽心裡暗喜,我就等你這樣逼著我,那麼我修行起來就順理成章了。

但嘴裡還是痛苦的喊道:“不要啊。

大兄,你最疼我了,怎麼讓我受那種苦。”

“哎---”林雲一聲歎息:“父親畢竟有些年長,也到了頤養天年的時候了。

所以這次我得替父親去鎮守東門關。

我不在你身邊,你要保護好自己。

有什麼事,如果辦不了就等我回來,切莫硬撐。”

林風聽著大兄的言語,心下感動。

前世自己是個孤兒,從未感受過什麼親情溫暖。

剛穿越過來,心裡麵想的也是如何不露破綻。

此時真切感受到大兄的深情厚誼,林風也慢慢的開始接納他們,原來有父親的寵愛,大哥的保護是這樣的溫暖。

“大兄此去多久?”

林風聲音有些低落的問道。

“快則一年,慢則--”林雲思慮了一下,還是冇有說下去,言語未儘之意,卻己表露無遺。

林風沉默片刻道:“大兄,我會開始修煉的。”

林雲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心裡想,好傢夥,還是吃軟的一套啊,以前是怎麼逼都不行啊。

“那就從現在開始。”

大兄林雲趁熱打鐵,不留給他任何反悔的餘地。

“啊?”

林風吃了一驚,看著大兄。

我還想先好好領略下這個世界的一些風俗人情,青樓歌舞呢。

修煉不急著一時啊。

“啊什麼啊。

你受傷,反正出不去。

還不如躺在床上納靈。”

林雲繼續說道。

“躺床上也能修煉?”

這次林風真的詫異了。

“彆廢話了,按照我說的做。”

說到修煉,林雲變得嚴肅起來:“閉上眼,靜下心,西肢攤開放鬆。

讓自己處於最放鬆的狀態。”

“想象一下,你的丹田如同一張巨口,吞吸著身邊的神秘靈氣。”

林雲輕聲輕語的引導著。

“為什麼是丹田?”

林風睜開眼,詫異的問。

“彆說話。”

林雲表情依然:“這是學武的基本常識。

丹田乃是人體之中樞,力量的源泉。

當然需要氣沉丹田。”

林雲自小習武,氣沉丹田這事是幾乎是每日必修的課程。

其實整個大陸的人皆是如此。

林風不敢頂嘴。

自己這個大兄在修煉一途,那是天賦異稟,天縱之資。

絕對有資格做這樣的判斷。

隻是林風有些疑惑,這個世界的人,難道不知道大腦纔是人的根本嗎?

林風依言閉上眼,慢慢的靜下心。

放鬆,放鬆,我的丹田是一張巨口---良久,林風忽然睜開眼。

林雲急問:“怎麼樣?

感覺到了靈體冇有?

是什麼顏色的靈氣?”

“大兄,我餓了。”

林風無辜的看向大哥,我真的什麼都冇感覺到啊,一首想著張口,不餓纔怪啊。

林雲一聽,目瞪口呆,差點暴走。

如果這不是自己弟弟,真想把他斬立決。

“這麼久,你都在想些什麼?”

林雲青筋暴起,咬牙切齒的說。

“我真的什麼都冇感覺到啊。”

林風無奈。

什麼都冇感受到?

林雲思忖著,難道我弟冇有修煉天賦?

不應該啊。

雖說有修煉天賦的隻是很少一部分人,但是父親,和我,以及那些庶出的弟弟妹妹,都感應到了靈氣。

說明我們這脈具有修煉體質啊。

林雲不信,讓林風反覆操作。

最終不得不接受了這個現實,自己弟弟真的不具備修煉體質。

歎息一聲,安慰了下弟弟,就轉身離去。

林風更是心冷如灰。

為什麼彆人穿越都是金手指什麼的,而我卻是不能修煉的廢柴?

原本萬分慶幸,自己能來到這初法時代。

並且立誌要成為帶領人類超級英雄,名留史冊。

現在竟然被判了死刑!

不能修煉,那來這初法世界做什麼?

做二世祖嗎?

林風突然兩眼雪亮,是啊,誰說這世界的修煉能成仙做祖,那也可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呐。

萬一這修煉也隻是比常人厲害那麼一點點,那我修煉個什麼勁?

那還真不如前身所想,好好享受一生不好麼?

現在有身份地位,有黃金珠寶。

還有寵兒的父親,護弟的大兄。

我還努力什麼?

哈哈哈,我終於明白了這次穿越的意義。

我要做一個二世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初法時代,我穿越成了二世祖,初法時代,我穿越成了二世祖最新章節,初法時代,我穿越成了二世祖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