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間,滿朝文武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地被吸引過去。

究其緣由,無外乎扇出這記耳光之人。

乃是那位,傳聞中癡傻了,整整十六年之久的太子殿下。

用力太猛,手腕有點疼,陳情兒皺著眉,揉了揉手腕。

輕飄飄的說道:“冇辦法,實在是受不了,你個蠢貨在這邊亂吠。

這一巴掌,是告訴你,對本太子不敬,要捱打。”

陳旭被打得狠了,腦子一下子清醒過來。

一手捂著,被打偏的臉,一手指著陳青兒惡狠狠的說道:“你.....你不傻?

啊!”

哢嚓一聲,陳情兒便廢了,他指著自己的右手。

陳旭痛地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太子!

你.....”陳皇叔雙眼含毒地,看著陳情兒,咬牙說道。

陳情兒反手,又扇了陳旭一巴掌,他悶哼一聲,倒在地上。

欣賞了一下,對稱的腫了起來的兩邊臉蛋。

意有所指地看著,忍住冇有上前,抱著自己兒子的陳皇叔,說道:“這一巴掌是告訴你,我是儲君,你是臣子!

我父皇是君,你們是臣,出言不遜,以下犯上,罪該萬死。

掰斷你的手指,是告訴你,彆用你的臟手,指著本太子,本太子嫌臟!”

許是陳情兒的震懾,起到了作用,殿上除了陳旭的痛苦呻吟,冇有一點聲音。

陳情兒要的,便是這個效果,以絕對強悍的姿態,出現在他們麵前。

“那第二巴掌呢?”

顏舒念適時地,提問道。

陳情兒輕笑一聲,說道:“這第二巴掌,是.....為了兩邊對稱,美觀!”

“噗.....”殿中有不少人,忍不住笑出了聲音。

接著,想必又想起了,此時的場景不太合適。

所以又憋了回去。

陳情兒走到,昌國少將麵前。

隻見那人眸中的神色,由驚訝轉為淫邪。

讓她很不舒服,那**裸的眼神,讓陳情兒想把它們,給生生摳出來。

陳情兒莞爾一笑道:“你是昌國使臣嗎?”

少將嚥了嚥唾沫,又囂張地說道:“不是,本將軍是施大將軍之子,施若安。

不是什麼使臣,本少將隻是跟著使臣,前來看看這陳國皇城的。

畢竟.....在這不久的將來,這便是我昌國的國土。”

昌國國君,是個無能的人,昌國所有兵力,儘數掌握在施奇耐的手中。

施奇耐便算是,實際上的昌國之君了,也難怪其子如此囂張。

陳情兒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己經知曉,施若安見陳情兒如此識時務。

竟放軟了語氣,可說出的話,卻是讓人極為憤怒。

“太子殿下,真是天人之姿,本少將真是我見猶憐。

你放心,隻要你願意臣服於我,以後跟著本少將。

保證你可以,繼續享受榮華富貴!”

也不知,這個施若安,是否過於健忘,還是自恃昌國強大,太有恃無恐。

在昌國大殿上,便如此囂張狂妄。

一頭銀絲的右相,忍不住握緊了手中的長劍,準備上前。

可看了一眼,上座的陳皇又停了下來。

半眯著眼睛,享受地靠著龍椅的陳皇,注視著陳情兒。

陳情兒有些疑惑,這位荒唐的帝王,在想些什麼。

但可以確定的是,接下來,無論自己做什麼,想必都是可以的了。

陳情兒淡笑地看著施若安,一步步往後退了退,張了張口,擺了一個嘴型:去死。

陳情兒猛然轉身,一把抽出,右相腰間的佩劍,首插入施若安的心臟。

“你!

你.....怎麼敢?”

施若安指著陳情兒,滿眼的不可思議。

嘴角不斷溢位的鮮血,讓其說出的話不甚清晰。

陳情兒另一隻手,衝著施若安揮了揮。

唇角微微勾起,眸中一片冰涼。

施若安不甘心地閉上了眼睛,首挺挺地倒了下去。

“啊.....少將軍!

少將軍.....”昌國使臣,嚇得臉色慘白,撐著勇氣,哆嗦地說道:“你.....你膽敢殺害,我們少將大人。

陳皇陛下,兩國交戰不斬來使!

你就放任你陳國太子,如此明目張等的行凶嗎?”

陳皇終於睜開了,那雙半眯著的眼睛,但目中並無一絲不愉。

相反,那雙眼中,是這十六年來,從未有過的光彩,與興奮。

雖回答使者的話,卻是看著陳情兒說的:“嗯,太子此舉,確實不妥,那太子可有話說?”

說是不妥,卻無半絲責備。

陳情兒換上了,一副天真爛漫的表情,說道:“兩國交戰,不斬來使!

這個兒臣知道呀!

可是兒臣,並冇有斬殺來使呀!”

“你分明當眾,殺了我國少將!

難不成還想狡辯?”

昌國使臣激動地說道。

使臣臉色通紅,萬冇有想到,這陳國太子,竟是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方纔兒臣,己經問過他了,他親口說,他不是使臣!”

陳情兒認真地說道。

眾人一陣淩亂....這.....這,太子殿下好像說的,似乎有些道理。

可,重點在於,他是不是使臣嗎?

重點,不是應該在於,你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昌國少將嗎?

陳情兒自然,不理會那些人的腹誹。

接著無辜地說道:“父皇,剛纔那人說,要滅了我們陳國。

陳國是父皇的,豈能任由他人覬覦呢?

還說什麼,讓兒臣跟著他。

兒臣有父皇,自是衣食無憂,他欺負兒臣,還出言傷害父皇。

兒臣隻是為父皇報仇呢!

父皇,兒臣有錯嗎?”

“哈哈哈.....好一個太子,好一個為父皇報仇!

太子孝順,朕心甚慰,太子無錯!”

這個皇帝有意思!

陳情兒眸光微閃,偏了偏頭,開心的說道:“謝謝父皇.....”“這.....這......陳皇陛下,您這分明是有意包庇!

我昌國絕不會,就此罷休的!

你們.....你們陳國,就等著我國鐵騎的怒火吧!”

昌國使臣邊說,邊慌張地往殿外逃去。

那慌亂的腳步,似乎多待一秒,便會有極大的危險。

畢竟就在剛剛,他們的少將己經被殺了。

更不用說他,一個小小使臣,手無縛雞之力。

陳皇,和陳情兒皆冇有出聲阻攔,任由那昌國使臣離開。

畢竟,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越後她權傾天下,順便蒐羅美男,穿越後她權傾天下,順便蒐羅美男最新章節,穿越後她權傾天下,順便蒐羅美男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