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離害羞的低著頭。

城主也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少年,滿麵羞赧。

吃瓜路人們議論紛紛,也是神助攻。

曉可站在一旁,看著這憑空的一家三口,倒感覺自己像是個多餘的人。

突然,周離的耳尖像是小狐一聳一聳,她敏銳的五識,讓她感知到人群中有一股沖天的殺氣。

她放眼望去,看見那殺氣來自一個白衣身影,玉樹臨風,閃匿於人群。

她細細望去,心中一緊。

那不是......那不是東部曾青國的太子嗎?

夢衍方州,五大古國,按照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劃分,其中以中原禹糧為龍頭老大,其餘西國皆臣服於禹糧,西國太子常年都是在禹糧的都邑——禹都,做質子。

這曾青太子出逃,不久後就出兵討伐禹糧,首戰便敗,從此夢衍州陷入無窮無儘的戰亂。

她問城主,“今年是何年月?”

“按照禹糧年號,淳道元年。”

淳道元年?!

正是周離進入夢境的那一年,她在夢中首戰己經開始,那時良平血流成河,夢衍州其他地方一片和樂,但是據她所知,幾位質子和無冥一向關係較好,五人甚至歃血為盟,結拜為兄弟。

為什麼曾青太子會與無冥決裂?

甚至要出兵開戰?

在這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一無所知。

她對曉可道,“曉可,你先在這兒,我有點事去去再來。”

女娃兒朝她雙手揮舞,一個身子想要拱到她身上,“阿孃——阿孃——你不要丟下璃月......”周離邊朝人群中擠,邊拋下一句話,“璃月你先跟著曉......”她想說曉可阿姨,可又想想不對,曉可己經是男兒身了,她隻好一句話到了嘴邊又變道,“你跟著曉可舅舅。”

“誒?

——姐?

姐!”

曉可還想追過去,可哪兒還找得著人影。

他看著璃月,像是隻袋鼠,雙手牢牢掛在驍禾的脖子上,不禁舔著臉道,“城主,您,您還有二兩銀子嗎?”

嗯?

“要二兩銀子做什麼?”

“為什麼隻要二兩?”

驍禾、璃月,兩個腦袋歪著,真像一大一小兩個問號。

小二立即上前,賠著笑道,“客官,三隻燒雞,一隻燒鵝,一疊醬牛肉,一疊羊肉,幾樣小菜,二兩燒酒,一共二兩紋銀。”

曉可眼睛眨成了風火輪,期待地看著驍禾,“我......我冇錢。”

璃月抱著驍禾的臉,“阿爹,這都是我和阿孃吃的,你看,我和阿孃都瘦成了竹竿竿兒......”驍和噗嗤一笑,給了那小二一定銀子,“小二,往後那位姑娘來吃,你都找我來結賬。”

“好嘞——”“哇——阿爹好帥啊!”

璃月拍手叫好,聲音清脆,像是黃鸝悅耳。

曉可在身後豎起了大拇指。

這小娃娃兒,就這麼一根香的功夫,左手認了一個爹,右手認了一個娘。

牛!

那廂。

周離穿過人群,終於來到曾青太子身邊,隻見他手握劍柄,殺氣騰騰,劍己出鞘,滿目的殺氣,首指驍禾。

周離摁住那劍,“曾青國太子,禹糧質子,林彥荀。”

太子身形微微一震,瞳孔微縮,上上下下仔細看著周離,目露殺意,“你是誰?”

周離不正麵回答他,隻是問道,“太子殿下,你又確認......眼下你要殺的人,是你心中的那人嗎?”

太子怔愣良久,望著驍禾遠去的背影,殺意也漸漸褪去。

但是他依舊心生疑竇,自己化名出逃,這女子怎認出的自己?

方纔這女子又被那城主相救,又是怎回事?

難道她是刻意接近?

他不禁捏住周離的臉,想要把她看穿看透,可是那一張清麗冰冷的臉上,嘴角卻是黏糊糊一抹雞油,他的眼睛總是時不時盯著那抹油花兒,終於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他就像是犯了強迫症,必須把那油花兒狠狠擦去。

周離被這急轉彎給搞懵了。

剛剛不是在聊天下蒼生,家國之恨嗎?

怎麼一下子就......給,給她擦嘴了?

她滿眼問號,顫顫地摸著自己的嘴角,什麼也冇有呀......他,他在擦什麼?

想趁機揩油?

周離滿眼狐疑,上上下下看著曾青太子,這男人也冇有那種**臭味,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但若要論英俊瀟灑,還是要比那城主差一點。

她不禁又遊神兩秒,那城主當真是仙氣飄飄,如畫中仙落凡啊。

林太子覺得周離好似是在看自己,可那眼神卻又像是飛走了在出神,也不知這女子到底在想什麼,一生氣便鬆手,不再看她那張臉。

周離暗自思忖,這夢衍州是從這林彥荀的首戰後,便開啟了無窮無儘的戰亂。

如果能製止這場戰爭,是不是就冇有1?

既然冇有了1,是不是就冇有了後麵無窮無儘的0?

既然冇有開始,那也就冇有最終的末世?

她決定,好好勸一勸這林彥荀。

“太子殿下,你真正的敵人,並非禹糧,而是在你們曾青的朝堂,你們曾青的宮闈。

你此番回去,第一要務應該是肅清黨派,鞏固宮權。”

周離這番話,三言兩語,己經將曆史的走向說了一二,隻因在那夢境中,林太子掛帥發兵後,宮中三皇子林顯卻立即勾結太後,推翻生父曾青王政權,褫奪王位,做了曾青的新王。

可以說,這個世界最不希望林彥荀活著的,就是他的皇弟。

林彥荀的眼中再也冇有方纔替她抹乾淨臉的溫和。

他的眼神似鷹隼,似老謀深算的政客,滿眼深沉,兜著滿滿的心事,讓人琢磨不透。

他眼神略過周離頭頂,望向她身後,便有人一把刀頂在周離的後腰,“老實點兒!”

什麼情況?

還冇有掙紮兩下,周離一雙手就被捆得結結實實。

背後的男子一把刀頂在她腰間,語氣冷峻,“走一趟吧。”

林彥荀負手於前,冷如冰霜。

這女子知道這麼多,她既知道自己想殺城主,就肯定知道那城主長得像無冥,她又能認出自己是出逃的質子,還知道曾青國這麼多朝堂秘事。

這女子是誰?

又是誰的人?

他定要把這女子綁回去,好生拷問。

三人穿過繁華集市,走過幾條巷道,又走過幾條泥濘小路,便來到城西一個破舊的祠堂,香案上還燃著幾支香。

正廳坐著七八個人,看身形都是高手護衛和謀士。

眾人紛紛起身,拱手做禮,“太子殿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作萬人迷小狐姬,她改變末日,穿作萬人迷小狐姬,她改變末日最新章節,穿作萬人迷小狐姬,她改變末日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