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清淺 第2章 初識

小說:渡清淺 作者:謝繁 更新時間:2024-06-11 17:51:43 源網站:CP

宴會行至一半,謝君逸收到了女兒的信號,他望了一眼說道:“阿年,你也有小半年不在都城了,正好今日乞巧,你出去看燈會吧”謝繁說道:“是,那女兒先行一步了”沈清蘭也點了頭,謝繁便帶著兩位婢女出了殿,這兩位婢女同謝繁是從小到大的情分,自是會有些不同。

她們一路賞燈遊玩,身後有親兵護衛,謝繁一路走來,看見了女兒家放河燈,會情郎,她卻被眼前的燈謎給吸引住了。

她走了過去發現有些不同,便隨口問了問,得知這不隻需要猜燈謎,還需要回答相應問題,首至在無問題提出。

老闆問道:“有哪位郎君娘子想試一試,這局的彩頭是玉兔伴月燈。”

“我來”謝繁說道。

此時眾人齊齊望去,才發現是一位不過及笄的女娘,可卻是天姿國色。

老闆開口:“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即可在咫尺,亦可在天涯,武將心中常念,文臣武將一生牽掛。”

謝繁眼帶笑意的答道:“家國,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國之邊無涯,家近在咫尺,文臣心中記家國,武將拚死護國家。”

老闆陪笑道:“娘子好文采,正是家國。

在場的郎君有何想問的嗎?”

“那娘子說是先有國還是先有家”“家國本一體,有國纔有家,國家不國家亦無家。”

在旁聽的周衍被這位女孃的見識給驚到了,他擠上前去,看到了謝繁,謝繁生的本就美,在人群中倒顯得分外不同。

“敢問娘子可知女子無才便是德,這般道理。

竟出來拋頭露麵,不怕誤了議親,遭人恥笑。”

謝繁麵不改色:“那我待會問問這位郎君可曾讀過聖賢之書?

若參悟得半分道理也不至於如此還在市井徘徊,口出狂言。”

“女娘就該在家相夫教子,免得遭人笑話。”

“那不知你可曾聽過那位未若柳絮因風起的才女謝道韞替夫上戰場?

又可知木蘭替父從軍得君主讚賞。

女娘本就不該一身困於後宅,而應做自己可做,為自己想為。

而非你口中什麼女子無才便是德”那人還想反駁,卻不想被周衍截下:“娘子好見識,鄙人不才,小姑娘求解,人生在世難免會被兒女情長所牽絆,若兩難抉擇,姑娘是選家國還是顧兒女情長呢?”

謝繁答道:“小情小愛,哪裡能同家國大義相比,我兒時隨父親征戰沙場,見的多了將士們浴血奮戰,可我所見將士無一退縮,皆是誓死為國,我問父親他們不怕嗎?

父親告訴我,怕也不能退,比起他上戰場,他們更怕後方無保障,拚死殺敵。

為的是想護住身後之人。

我雖是一介女流,但也知道什麼該為什麼不該為。”

周衍:“姑娘厲害”老闆問道:“還有哪位郎君想問的嗎?

冇有的話,今晚的彩頭便是這位娘子的了。”

見無人應答便宣佈“今日頭彩玉兔半月燈是隻有娘子的了”謝繁點頭示意錦娘接燈,今年季過冬後,然後呼的響起了掌聲和叫好聲,眾人回頭望去。

“陛下娘娘到”皇帝笑道:“謝家女娘好見識,果真不同凡響,何必多禮,快快請起。”

謝繁低頭答道:“陛下冇有讚臣女愧不敢當。”

“好,今日七夕乞巧。

諸位便可自行觀賞啦了”帝後離去。

謝繁正打算離開,卻被周衍攔住:“不知可否有幸得知娘子芳名?”

“郎君言重,姓謝,單名一個繁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渡清淺,渡清淺最新章節,渡清淺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