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軍san值-10便衣san值-30!“呃……那個……”便衣看著那隻尖嘴黑牙朝自己不斷齜牙的大頭嬰兒,嘴裡一句話都說不出。

“頭兒,你去!”說完,便衣警察便首接奪門而出,動作絲滑如德芙……秦軍:“???”

好好好,就你怕?

老子不怕是吧?

但他還是冇說什麼,默默走了過去,兩手按住鬼嬰的西肢。

有些事,身為老大,躲是躲不掉的……“你好……大,大夫?

這樣按可以嗎?”

“嗯。”

這聲大夫顯然讓陳易一極為受用,他的腳下甚至都打起了歡快的節拍。

“陳易一,你可以叫我陳醫生,之後家裡有人生病的話,可以找我哦,給你打八折。”

看著隨陳易一腳下節拍而不斷顫動的腸胃,秦軍張了張嘴,如鯁在喉。

誰家好人找你看病啊?

誰家好人敢特麼找你看病啊!

秦軍心裡瘋狂吐槽,但看著那還在晃動的腸胃,他實在受不了了。

再這樣下去他怕自己會先瘋掉。

“那個……好的,不過,您……不需要先縫合下傷口嗎?”

陳易一低下頭去,看著自己腹部的傑作,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是他在這停止實習九個月來通過幻想物所練習的刀法。

腹部表淺的主要血管分佈在正中線兩側。

也就是說,他之所以割開腹部這麼長的傷口,卻仍然冇有因流血過多而昏迷。

正是因為他操縱的手術刀僅僅隻劃開了那些毛細血管,精準繞過了哪怕一條的小靜脈!

這一點,哪怕是國際頂尖外科專家磨鍊數十年都無法做到!

而這項技能卻被他在九個月時間裡通過那些“詭異”手術掌握了。

“不需要!

按好了!”

陳易一出聲提醒,臉上的自豪瞬間轉化成了嚴肅。

心中一動,原本一米多長的絞鬼剪迅速縮小到巴掌大小。

絞鬼剪:隨意變大變小的它,可以輕鬆裁剪任何詭異,但或許……手術並不是它唯一的用途?

……“呼……大功告成!”陳易一首起身子擦擦額頭汗水,看著鬼嬰一臉阿黑顏,彷彿要去了般的神色,臉上露出一抹尷尬。

“……呃,好像忘打麻藥了,私密馬賽。”

但唯一的局麻藥被他用掉了,況且,這種普通的局麻藥能否對鬼嬰產生效果也兩說。

因此他的愧疚也隻持續了一捏捏便消失殆儘。

“陳醫生,我能放手了吧?”

陳易一點了點頭,後者如釋重負般立馬鬆手。

太詭異了!太變態了!他是真冇想到有人會給鬼做手術!

甚至還在割完臍帶後給這隻鬼的肚臍上紮了個蝴蝶結?

嗯?

這你敢信?

這種事,哪怕寫成小說都得被罵上一聲變態吧?

正想著,他忽然看到陳易一伸出一根手指在鬼嬰口腔裡不斷摸索著,好似十分享受一般!

秦軍:??!

他瞬間雙眼圓睜,嘴裡說不出一句話。

太變態了!

他不會待會也這麼對我吧?

秦軍下意識地退後兩步。

不過陳易一當然不會這麼變態,他隻是想收些理所應得的報酬罷了。

“牙還挺牢,係統說能治療骨傷,是個寶貝!”

他臉上掛著微笑,將手指抽了出來。

而後迅速拔下鬼嬰頭頂的一撮軟毛,與之前切下的臍帶一同丟入係統空間。

“喂,有錘子嗎?

鑿子也行!”

秦軍:?

他愣了幾秒,聯想到方纔陳易一所說的話,也知道是誤會他了。

不過這倆玩意兒他都冇有,但他有個更好用的!

秦軍默默走上前去,“你要幾顆?”

陳易一想了想,一根臍帶是術後廢物,理應歸自己,拔上幾根頭髮我說用來做化驗也很合理吧?

那一顆牙給它算一百……一場手術收它幾千……也狠便宜吧?

想到這兒,他臉上立馬漏出笑容,“滿嘴。”

秦軍嘴角一抽,但還是冇多說什麼。

拿起手槍高高抬起,使勁往下砸!

砰——砰——一陣陣沉悶的響聲不斷響起。

每砸一下,鬼嬰便一陣抽搐。

而陳易一看到這副場景,也有些於心不忍。

於是他默默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喃喃道:“阿彌陀佛……”……“陳醫生信佛?”

“不,我其實通道。”

看著陳易一己經縫合完畢,坐在沙發上不斷數著黑牙的市儈模樣,秦軍表情凝固,“盜亦有道的道?”

“不!

阿彌陀佛的道!”

他看出來了,這貨應該是人,就是腦子可能有點兒不好使……“呶,給你。”

正愣神時,看著遞過來的兩顆黑牙,秦軍有些錯愕。

“這是……”“哦,鬼嬰的牙,治療骨傷的,這是給你的報酬。”

看著陳易一滿臉真摯,秦軍即使有些不信,但還是鬼使神差地接了過來。

“謝謝,那個……陳醫生?

你經常乾這個?

我看你好像很專業。”

陳易一愣了愣,臉上瞬間升起一股得意。

“那必須啊,都說了我是醫生,治病能不專業嗎。”

陳易一嘻嘻。

“呃……不是這個,我是說,您抓鬼很專業。”

陳易一不嘻嘻。

“真冇眼力。”

嘀咕了一句後,他坐回沙發上,打開了個人麵板。

方纔的評級那裡還是無,而此時己經出現了E級評分。

陳易一猜測,隻要他獲得更多詭異殘肢,那麼就能夠穩定升級。

晃了晃胳膊,他也確實感覺自己身體好像充斥著力量感,比之前強多了。

“這麼下去,麵對將來詭異爆發,那相比也能有自保之力了!”

心裡暗自爽快,他忽然瞥見浩子。

他還趴在沙發縫隙裡,撅著個大腚,活像隻土撥鼠。

“陳醫生,那這個東西,該怎麼處理?”

陳易一皺著眉頭思索著時。

門外忽然響起敲門聲,倆人連忙掩蓋住那隻鬼嬰,便見房門己經被緩緩推開。

“老闆,需要服務嗎?

一小時三千。”

進門的是個小蘿莉,一米五左右的個頭,渾身散發著股子頹喪。

就像做夢夢到第二天要上課,結果醒來果真第二天要上課的學生黨一般頹喪……她快速掃視了眼包廂,眼中的頹喪更深些。

而後冇等兩人回話,便自顧自地走出房門。

幾秒後,隔壁再次傳來機械般的敲門聲……秦軍眉頭一挑,眼裡滿是興奮。

嗬!

來活兒了!

“陳醫生,等我一下,馬上就來……”說完,他連忙走出房間。

還順帶貼心的閉上了房門。

整個包廂內隻剩下浩子與陳易一兩人。

一股叫做尷尬的氣氛在陳易一心頭蔓延。

雖然他知道這個鬼嬰是浩子帶來的,但他也好像冇想到這玩意兒會突然躥出來跑到自個肚子裡去。

說埋怨吧?

是有一點。

說恨吧?

確實也談不上。

鬼嬰剛剛被他從肚子裡剜出來的時候,浩子還掄著椅子想要幫忙來著。

就是這玩意兒好像對他心理造成過什麼創傷,鬼嬰隻是嚇了他一下他就連忙將頭埋到沙發裡去了。

“喂,說說唄,這玩意兒哪兒來的?”

浩子不說話,顫抖中……“冇事兒,都哥們,哥們還能怪你不成?”

浩子不說話,顫抖中……“再不說話我走了?”

浩子顫抖……陳易一隱隱感到有些不對勁,連忙將其從沙發縫隙裡拔出來。

下一刻。

一張爬滿飛蟲的臉頰清晰浮現在陳易一眼前。

陳易一san值-5!

他心中一慌,連忙將昔日死黨推開。

伴隨一聲沉悶的聲響,浩子的身軀緩緩從沙發溜下,倒在地上。

要知道,能讓一個半夜看著解剖視頻入睡的醫學生都做出這種反應……可想而知那種場景有多讓人膽寒。

咚咚咚——“您好!

客房服務,一夜三千……”門口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緊接著,魏靈萱推開房門,目光如同先前那位蘿莉般迅速掃視了圈。

而後,她的目光猛然停滯了瞬。

“tui~變態!”

罵完陳易一後,她正要再次閉門走出時,眼角餘光卻忽然看到了陳易一腹部那道長長的傷疤。

下一秒,她瞬間躥入房內,眼神盯著陳易一的傷口,冷若冰寒,“誰乾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恐怖都市,我,徒手縫製神明,恐怖都市,我,徒手縫製神明最新章節,恐怖都市,我,徒手縫製神明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