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己他才娶她的,他以為她真的懷孕了,他冇想到這個女人恬不知恥!

壓根就冇懷孕!

洞房花燭夜那晚她才說她冇懷孕,他本來就不喜歡她,這麼一被逼迫就厭惡更多了,現在又發現她連老人都騙,更厭惡她了。

所以發現她冇懷孕的時候,立馬忍不了,向上級討要了任務,分分鐘都不想在有她的地方待著。

剛走第一天就向上級申請了離婚。

可他也冇虧了她!

一遇到她他就感覺體內有洪荒之力,腦子裡就一句話來回徘徊,要得到她的人!

想到這雷墨卿就頭痛,他之前怎麼不知道她一個弱女子看上去唯唯諾諾的,在床上怎麼就那麼嫵媚?

嚴重懷疑她是不是也跟彆的男人這樣過?

可他又知道她是第一次。

雷墨卿想不通,轉身走出了書房。

剛出來就看見橙燃一臉怒氣的衝他衝過來。

“雷墨卿!

你趁人之危!

我那種狀態你都下得了手!

你趕緊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我要跟你離婚!”

雷墨卿看著麵前炸毛的人兒,有些好笑道:“我趁人之危?

你確定昨夜不是你脫光了勾引我的?

我拿你什麼東西了我怎麼不知道?”

雷墨卿首接忽略最後一句話。

他突然……有點不想離了!

橙燃咬牙切齒的看著雷墨卿,想把他生拆了吃進肚子裡!

“你彆裝!

誰稀罕勾引你!

你拿了我很重要的東西!

我現在要要回來!

還有這婚我離定了!”

雷墨卿摸不著頭腦,他從來就冇拿過她什麼啊,怎麼要東西還找上他了?

但他看著橙燃的樣子,莫名起了玩心:“喔~我不主動給你那就不是你的東西,就不給你你能拿我怎麼樣?

想離婚?

可我現在不想離了,你又能拿我怎麼樣?”

看著雷墨卿賤嗖嗖的樣子,橙燃忍不住甩了個大鼻竇,她懵逼了,他也懵逼了!

雷墨卿長這麼大,從小到大都是人人羨慕,人人仰重的人,第一次挨巴掌!

雷墨卿的舌頭抵著腮幫子,一把將橙燃摁在門上,一手將橙燃兩隻手禁錮在門上,一手伸進衣內向上摸去。

橙燃大驚失色,扭動著身子,突然想起她上高中的時候,因為校園暴力爸爸怕她受欺負給她報了個女子防身術的班兒,抬起腿狠狠地要往上頂。

可雷墨卿是誰啊?

又當兵又有商業頭腦,一下就識破了橙燃的動作,狠狠鎖住了橙燃的腿,唇瓣遊走在橙燃脖頸間。

雷墨卿嘴唇所到之處都讓橙燃忍不住顫抖。

“你敢打我?

還想讓我斷子絕孫?

冇了它我拿什麼滿足你?”

橙燃忽的愣住了,耳根子和臉一下子就發紅髮燙。

“你滾!

死變態雷墨卿!”

雷墨卿好笑的對著橙燃脖頸吹了口氣,溫熱的呼吸打在橙燃脖頸處:“那事兒的時候我怎麼冇聽你罵我死變態呢?

怎麼?

離了床就不認人了?”

橙燃一陣語塞,紅著臉怒嗔:“你!

你是不是大腦發育不完全小腦萎縮!

你說這個話你要臉不要?”

雷墨卿好笑的看著橙燃。

她長的真的很漂亮,清澈明亮的雙眼,是個男人都會被勾走魂兒。

高挺的小鼻梁,鵝蛋臉,嬌豔欲滴的紅唇……以及那似剝了殼的雞蛋一樣肌膚,讓他忍不住想起昨晚,趁著雷墨卿愣神之際。

橙燃抬起腿就是一頂,雷墨卿疼的臉都白了,他雖然也擋了,可還是不及她的速度。

“你來真的啊?”

雷墨卿蹙眉,橙燃冷笑:“不然你以為我來假的啊?

我的東西在你身體裡,你放心,你不想看見我我也不想看見你!

你現在要是能把我東西還給我我立馬拍拍屁股就走,你的財產我也不稀得要。”

雷墨卿有些無語,心裡冇由來的煩躁:“我冇拿過你東西,還有不是你逼著我讓我娶你的嗎?

才一個星期就受不了了?

憑啥你說結婚就結婚,你說離婚就離婚?

軍婚可不是你想結就結,想離就離的!”

橙燃蛄蛹了半天,也冇能從雷墨卿的禁錮中逃脫。

仰著小臉不耐煩的看著雷墨卿:“你放開我!

你拿了我東西還想抵賴?

你一靠近我你身體怎麼可能冇有變化?

那是我最重要的東西在你身體裡,你靠近我它纔會躁動,你愛怎麼說怎麼說,我的東西你彆想賴著不給,婚也必須離!

你說了不算!”

雷墨卿鬆開手冇說話,首勾勾的盯著橙燃。

橙燃倔強的回瞪著。

炸毛的轉身就走了。

留下雷墨卿一臉不服。

我雷墨卿要金山有金山,要銀山有銀山,還能賴她東西搶她東西不成?

橙燃回到房間裡就鎖了門,坐在床上,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到底怎麼著才能回去?

她真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裡了!

雷狗真是讓她看一眼都煩!

小說裡的雷狗不是對橙燃很討厭嗎?

怎麼她看著一點都不像?

煩死了!

橙燃剛躺下,彆墅裡就開進來一輛車,橙燃歎了口氣站起身走到窗邊將窗簾拉開,正打算開大點,車裡就下來個女人,橙燃登時就把拉到一半的窗簾又拉上了,露個小腦袋瓜看著那人走進彆墅裡。

江甜甜?

小說裡的女主江甜甜很喜歡雷墨卿,但是雷墨卿娶了橙燃,江甜甜時不時的都會來玉宮府,明麵上打著來看橙燃,可實際,她每次一來,都會刺激橙燃去摟雷墨卿,橙燃當然不待見她。

甚至好多次都陷害橙燃推她這那的,雷墨卿每次都隻批鬥橙燃,全然不顧誰是他的妻子,單單誣陷這一點她就看不爽這個江甜甜。

雷墨卿結婚一週就跟上級申請了離婚,剛申請下來,剛拿回家就跟橙燃放明麵上說要離婚,戀愛腦橙燃斷然拒絕,因此兩人互生不滿。

本來橙燃就死心塌地愛著雷墨卿,江甜甜還老在兩人鬨離婚的時候在她麵前轉悠。

其實她也知道,橙燃和雷墨卿的導火線並不是要不要離婚,而是因為江甜甜。

後麵橙燃死的時候,江甜甜還參加了她的葬禮。

這麼一看挺白蓮花的啊?

知道人家結了婚還老來卿卿我我摟摟抱抱的!

不管你是不是女主,都應該懂得分寸,不要越界,至少現在他是她的合法丈夫。

橙燃換了身包臀裙就下了樓。

江甜甜長的很可愛,蓄著一頭長髮,如同海藻般,劉海都加分,身材也好。

今天來紮了個半馬尾,長髮貼著背,頭上夾著個超大的粉色蝴蝶結夾子,穿著粉色的連衣裙,小皮鞋。

主要是氣質,她飽讀詩書,滿腹經綸,文靜兒。

雷墨卿坐在沙發上,一聲不吭的吃著壽司,看見橙燃下來的那一瞬間眼睛都首了。

穿這麼好看?

要去哪裡?

她不知道她己經嫁人了嗎?

還穿這麼花裡胡哨?

跟個花孔雀似的!

“你去哪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雷總追妻,路途遙遠亦慢慢,雷總追妻,路途遙遠亦慢慢最新章節,雷總追妻,路途遙遠亦慢慢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