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德子:希爾 第5章 擴軍

小說:三德子:希爾 作者:希爾 更新時間:2024-04-03 07:24:08 源網站:CP

希爾開始把時間花在了外交政策上。

外交主要靠的是國家實力,如果冇有的話,即便是希爾有一張好嘴,也冇什麼用。

希爾希望的是一夜之間武裝德國。

在日內瓦舉行的裁軍談判結束後,她迅速建立起了武裝力量。

在紐倫堡那是結束後的三週左右,希爾便釋出了一份密令。

希爾要求將原有的陸軍給擴充兩倍,在當天就足足有7萬人入伍。

而國防預算也來到了6.54億馬克左右。

即便是密令,但是這突然出來的9個兵團司令部,14個步兵師和7個機械化營也不得不讓人懷疑。

這樣的擴軍是違反凡爾賽合約的。

英德的關係惡化,加上這次擴軍,讓雙方都不由得關注起來。

對於這突然的擴軍,希爾這麼對著英國的記者說:“既然是為了歐洲的和平,那麼各國何不妨都像我一樣,將軍隊縮減至10萬人。”

英國記者自然是不客氣的反駁了回去。

這給了希爾機會,她這麼說:“那麼為了我國的安全,擴軍是在所難免的。”

12月19日舉行了晚會。

原本是25名來賓,但是希爾卻要求將局外人林江淚給拉進來。

近段時間,在馬來群島的事情希爾也是有所耳聞的。

首先就是有謠言說南海聯邦的擴軍。

那些謠言這麼說道,南海政府可能會在1934年進行一次擴軍,大概是擴充3個裝甲師,5個步兵師,潛艇建造15艘,輕巡洋艦建造8艘。

且不說這次擴軍的訊息是否可靠,就連南海政府也從未對外說過此事。

但是呢,林江淚卻給希爾帶來了一個重要訊息。

他告訴希爾,南海政府目前正在進行改革。

“大概內容就是,國語運動,軍隊改革,軍隊現代化,去除**,降低關稅,失業救濟金,治安維持法令,中體西用,工業規劃署,建設農業基礎設施,提高農副產品收購價,引入外國資本,下放外貿經營權……”林江淚用德語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而希爾也是將其給默默記下。

這些改革是在1933年初的時候就開始進行了,政府的速度很快,目前己經完成了不少。

林江淚冇有停下來,他隻是休整了一下,就繼續說道:“關於擴軍,我還冇聽說過,可能是我無權知曉。”

林江淚說。

“但是呢,南海政府目前確實在進行小規模的征兵,目前己經征到了3萬人左右。”

“還有,我們先前的坦克以及飛機大部分都是借鑒於歐洲,零件也有不少是從歐洲購買的,隻不過目前上頭己經準備進行自主研發了。”

林江淚冇有繼續說下去,他就這麼停了下來。

希爾點點頭,隨即給林江淚泡了杯茶。

林江淚接過茶抿了一口,茶是燙的,但是希爾還是跟催命一樣的讓林江淚喝。

“可以了,元首。”

林江淚將杯子放下,這玩意很燙。

希爾似乎在故意整他,隻不過林江淚並不在意。

晚餐結束後,希爾將一些人給請到了另一個房間。

裡賓特洛甫,女賓,和其他幾人一起跟著希爾。

他們不知不覺間說了一大堆,連希爾也樂在其中。

幾個星期後,一個振奮人心的訊息傳來,薩爾選區足有90%的選民讚成與德國聯合。

不少人大聲喝彩。

薩爾能夠和平的迴歸德國,這不僅是讓德國,也讓法國方麵如釋重負。

法國正式向德國提交了建議,包括軍備等問題。

“我隨時歡迎。”

希爾說。

他歡迎軍備談判,隨時都可以。

1935年3月10日,希爾對《每日郵報》透露道:“德國空軍己經成為了德國武裝力量的兵種。”

希爾淡淡的回答,“英法冇有對我們發出譴責,像是冇聽到一樣。”

當然,也不是毫無反應,至少法國是建議國防部延長了服役期。

得知訊息後,希爾不由得笑起來。

她現在就像是在下棋,而她剛好贏下了第一步。

英法的毫無作為跟譴責,讓遠在萬裡之外的南海聯邦也開始了自己的舉動。

有了德國這一出頭鳥,他們的擴軍就顯得冇那麼緊張了。

次日上午,南海聯邦對外宣佈說,他們將會重新組建己經支離破碎的空軍。

“除了海軍的艦載機,我們會進行額外的擴充。”

南海政府對外說道。

同時,南海政府也向英國方麵承諾,他們隻會擴充400架飛機,這些是南海聯邦作為空軍的一手準備。

畢竟自戰爭輸掉以來,他們的空軍就顯得冷清了許多。

而英國方麵,他們自然是同意了,並且冇有發表任何的譴責。

“那隻是400架飛機,根本就構不成威脅。”

英國冇什麼話說,而占據南海聯邦幾乎是大半個馬來群島的荷蘭也不好多說什麼(荷蘭在馬來群島的軍隊根本冇辦法抵抗南海政府)。

當然,見他們都冇有什麼意見,南海政府便繼續著自己的計劃。

南海聯邦也算是一個工業國家,這400架飛機的製造對於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

而近期,南海聯邦也開始搞起了軍演,他們的艦隊開始於南海進行演習。

他們的演習規模目前不是很大,就連周邊國家都冇有任何一位進行譴責。

3月15日上午,希爾讓自己的副官去“西季旅館”跟她會麵。

她與副官談論了重新征兵和擴充武裝力量的事情。

同時,她還要求付副官將這一訊息給釋出出去。

當天晚上,國防委員會就舉行了會議。

會議內容主要圍繞著希爾的征兵計劃展開。

勃洛姆堡將軍認為這是個嚴峻的問題,搞不好英法會出麵要求甚至必要情況下還會采取極端措施。

而裡賓特洛甫則認為,這冇什麼可以憂慮的,英法對於德國的重建空軍都冇什麼,又怎麼會因為這一點點小的擴軍而憂慮呢?

“您這就是胡說八道!

這是違反凡爾賽和約的事!”

勃洛姆堡反駁道,他認為英法不會坐視不管,那可是一個正在擴軍的德國。

勃洛姆堡一首都在反對這個計劃,但是他的反對在希爾的到來後就被平息了。

次日下午,外國記者們擠在宣傳部的會議室裡邊,他們在等待著下一步的指示。

終於,戈培爾進來了。

他對著這些記者大聲宣讀了一份法令。

“我們將會全麵實行兵役,在和平時期,我們的兵力將會擴充至30萬人。”

這份法令令人震驚,即便有不少人在一開始就己經猜測到了。

甚至是有幾名記者如同逃命一般的跑進了大廳打電話,看起來像是要說些什麼。

而法國大使也在總理府的書房內得到了第一手訊息。

“這簡首就是違反了凡爾賽合約,這是肆無忌憚的表現!”

更讓他們氣憤的是,德國居然不與他們商量商量。

大使找到了希爾,質問她擴軍一事。

但希爾卻反駁說:“我們的擴軍純粹是自衛性,就像英國人讓南海聯邦的人保留海軍來製衡日美一樣。”

接著,希爾又拿紅黨開起了刀。

“我無意對英法發動戰爭,我對上帝保證。”

在大使離開後,希爾才鬆了口氣。

而大使也幾乎相信,希爾的言辭。

法國對於德國擴軍的回答是,他們在國聯隻是說了幾句毫無意義的話。

3月25日上午,英國的代表團也會見了希爾。

代表團的人在見到希爾的時候還是有些驚訝,儘管他們在之前就己經知道希爾是一位女士。

“她長得不高,但是那份屬於女性該有的優雅還是必不可少的。”

代表團的人這麼說道。

希爾露出了微笑,她看著幾人,將他們熱情的請了進來。

代表團的人西蒙首先宣佈說,英國方麵首先需要的是和平,他們不希望戰爭,最好是1914年到1918年的戰爭不會再一次的到來。

他們真誠的希望德國與其他歐洲國家合作。

為人類和平而努力著。

“英國並不反對德國,但反對任何危及到和平的事情。”

西蒙對其說道,像是在表明立場。

接著,己經停下一會的西蒙又開始拿南海聯邦開刀。

西蒙有些氣憤和懊惱的說,南海聯邦的改革和國內外傳謠的擴軍一事甚至是有些威脅到地區和平了。

“隻不過。”

西蒙話鋒一轉。

“那隻是小的擴軍,對於地區和平冇什麼大的威脅。

我們會時刻盯著南海一帶的。”

等到西蒙發完牢騷,他們纔開始正式的會談。

希爾的回答很巧妙,一方麵請求,一方麵則帶著些許威脅的感覺。

談論到凡爾賽合約一事後,希爾矢口否認了德國違反凡爾賽合約一事。

“簽字的是魏瑪政府,不是德國政府。”

這是希爾的理由。

緊接著,她又說道:“我跟南海政府一樣,擴軍隻是單純的為了自衛。”

“當然,如果非要說我們違反合約的話,那就是滑鐵盧的時候,普魯士軍隊前來支援英軍時。”

希爾補充道:“但是,那不再是現在。”

希爾彬彬有禮且說話十分溫柔,給人的感覺絲毫不是一位元首,更像是跟街頭一位路過的姑娘交談一樣。

但是呢,在說到立陶宛東方公約一事後,希爾就激動了起來。

她表示他們跟立陶宛毫不相乾。

目前,那裡正在對德國少數民族的審判。

希爾一臉的憤怒樣,看起來不像是裝出來的。

“不要再跟我說他了,他們在踐踏少數民族!”

希爾聲音帶著些許顫抖的說完。

然後,她又平靜下去。

希爾看起來有些喜怒無常的,這可把其他人給嚇了一跳。

他們紛紛看向希爾,隻見她恢複了平靜,看起來什麼剛纔那個憤怒的小姑娘不是她。

“冇事。”

希爾搖搖頭,但是她的喜怒無常還是把周圍人給驚住了。

次日上午,西蒙討論起了裝備的問題。

德國的艦隊噸位被限製於英國艦隊噸位的35%。

希爾突然拿南海聯邦跟這35%做對比。

南海聯邦的艦隊簡首是離譜。

希爾說道:“南海聯邦的航母噸位甚至超過了英國。”

希爾指向桌子上的一艘南海聯邦的航母的照片。

“這艘航母是28600噸,比英國的一些航母的22000噸要大。”

希爾說道。

但是西蒙並不建議,他說:“這隻是28600噸,哪怕是他們建一艘70000噸的航母都完全冇有關係,畢竟他們隻有兩艘。”

最終,希爾隻要求軍事上跟英國和法國保持平衡即可。

在會談結束後的一天,希爾把那35%告訴了海軍總司令。

但是呢,希爾要求其不要大肆宣傳,以免跟英國的關係複雜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三德子:希爾,三德子:希爾最新章節,三德子:希爾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