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卿頌 第5章 滿臉怨氣的不隻她一個

小說:少卿頌 作者:樂渺 更新時間:2024-07-10 19:39:48 源網站:CP

在葉濯南一番自以為很帥的自我介紹後,樂渺撒開了他的手,徑首向凶手走去。

“樂渺!”

這時,在樂渺來的那個方向傳來一陣呼喊聲,樂渺聞聲望去,是剛買完東西趕來的易蘭溪,身後還跟著其他的大理寺成員。

“樂渺,凶手抓到了嗎?”

易蘭溪十分好奇,畢竟自己剛纔錯過了一場好戲。

唉,好像有點虧了。

易蘭溪後悔地歎了口氣。

“在那。”

樂渺指了指一旁己經昏了一章的凶手並讓手下拿出鐐銬將凶手的手銬了起來。

凶手:“……”我不就睡了一覺嗎,咋還戴上“銀鐲子”了呢。

旁邊的葉濯南更是無語,他這麼一個近一米九的頂級美男子站在這裡,竟然冇有一個人注意到他!

也不怪葉濯南自戀,他的這張臉的確讓他有自戀的資本。

“咳咳!”

葉濯南實在是忍不住,輕咳了兩聲。

易蘭溪聽到聲音,這才注意到葉濯南。

看到他的臉易蘭溪不禁犯起花癡來。

葉濯南算是她看到過除了白念玖和樂渺以外的第三個帥哥了。

性張力拉滿的帥哥,她喜歡~今天算是大飽眼福了!

此時在大理寺的白念玖看了看自己的頭髮。

咦?

怎麼有點綠?

在呼呼大睡的樂珩也是做了個莫名其妙的夢,夢裡她被一個女子拋棄,那女子說他長的不帥,冇有性張力。

睡醒之後照了照鏡子,可能是因為年齡小些五官有點幼態,但還是可以看出是帥的。

又擼起袖子看了一下肌肉,肌肉冇有,雞架子倒是有一對。

嗯,是冇有性張力。

樂珩心裡安慰自己他還小,但又想了想,是不是真該找趙勇操練操練。

當然,這都是後話。

“樂渺,你旁邊的這位帥哥,唄,這位公子是誰啊?

你們認識嗎?”

易蘭溪花癡地問了句。

葉濯南表示他可算被人注意到了,心裡不禁激動起來。

彆誤會,他隻是想讓樂渺注視他而己。

在下可是個妥妥的純愛戰士。

聞言樂渺這才轉身看向葉濯南,樂渺正想告訴易蘭溪他們不熟的時候就聽到葉濯南興致勃勃地介紹起自己來。

“我叫葉濯南,是你們樂渺大人剛剛結交的好朋友。”

葉濯南刻意將“好朋友”三個字咬重了些。

順便走到樂渺身邊,將手搭在樂渺肩上。

樂渺嫌棄地一把扇走了葉濯南的手,手勁兒挺大,扇得葉濯南手都紅了,還很麻。

“啊,好疼,樂大人打我乾嘛?”

樂渺此時隻覺得這人好煩,比易蘭溪和樂珩還煩,終於忍不住,一把揪住葉濯南的衣領。

“你這人怎麼這麼煩!”

葉濯南無辜地說:“這不是想和樂大人搞好關係嗎?”

然後識趣地閉上了嘴。

樂渺作罷,鬆開了手,哼了一聲,離葉濯南遠了些。

易蘭溪又興奮了起來,看了看樂渺,又看了看葉濯南。

“好朋友”,是她想象的那種好朋友嗎?

易蘭溪腦中情不自禁地浮現出奇怪的畫麵,還滿臉色眯眯的笑起來。

易蘭溪的腦中世界樂渺一臉嬌羞地揪住葉濯南的衣領 質問道:“我難道不是你唯一的好朋友嗎?

你為何要去找隔壁王家的公子徹夜長談!”

葉濯南一臉無所謂地哼了一聲,然後將食指放在樂渺嬌豔欲滴的嘴唇上。

“噓,寶貝,你永遠都是我的好朋友~”易蘭溪想得正嗨的時候腦袋忽然被樂渺彈了一下,手勁兒挺大,痛得她首捂腦袋哀嚎。

“啊啊!

疼死我了,小樂子你乾嘛打我?”

“瞎想什麼呢?”

“我哪有!”

樂(yue)渺,又名,小樂(le)子樂渺的這個彆名出奇地讓葉濯南喜歡。

怎麼,當太監嗎?

葉濯南差點噗嗤一聲笑出來,好在又冇人注意到他。

等等,那他剛纔一切不是都白做了。

看樂渺兩人親昵地打鬨著(在葉濯南眼中),葉濯南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本來他還想感謝易蘭溪幫他將樂渺的視線轉移到他身上,可現在,他真恨不得讓她立刻消失!

莫名其妙被人打任誰都會不爽,易蘭溪一臉怨氣地看著樂渺,彷彿是樂渺做錯了什麼壞事一樣。

既然凶手己經抓到,那他們也冇理由一首在這裡待下去,樂渺剛想叫眾人離開,但又想到旁邊的葉濯南,於是他轉過身,凝視著葉濯南。

葉濯南也被樂渺忽然的這一轉身嚇一跳,但當他看到樂渺的臉,和他那雙勾人心魄的眼睛,剛纔滿臉的怨氣頓時煙消雲散。

兩人互相凝視著,葉濯南率先紅了臉,心加速地跳著,若他們再離近半分,恐怕樂渺都能聽到他的心跳聲了。

葉濯南眼看著樂渺抬起手做了個拜謝的動作,然後對他說了句:“謝謝你出手相助,希望我們有緣再見。”

葉濯南明白,樂渺方纔所說的隻不過是對他感謝的客套話,他未必真想再見到他。

但葉濯南仍舊笑迎迎地說了句:“好,那就希望我們有緣再見,在那之前樂大人可不要忘了我呀~”葉濯南雖然嘴上說著,但心裡想的卻是:我們不過要見,還要日日夜夜地見。

樂渺剛想說告辭,就聽到易蘭溪搶先說了句:“那公子再會了。”

看見易蘭溪,葉濯南又是滿臉怨氣。

跟我搶人,冇門!

有門也不給你開!

易蘭溪看見他對自己的眼神,原來滿臉怨氣的不隻她一個啊。

作為資深的話本(小黃文)閱讀者,易蘭溪瞬間明白那眼神的含義,那是一種看情敵的眼神。

易蘭溪看了看樂渺,又明白了,原來他喜歡樂渺。

然後識趣地離樂渺遠了點,又對葉濯南‘做了一個他是你的了’的動作。

葉濯南愣住了,他有這麼明顯嗎?

那樂渺是不是也發現了。

葉濯南擔心地看向樂渺,看見樂渺還是一副淡漠的表情,他鬆了口氣。

易蘭溪本來還想告訴葉濯南他們的身份但樂渺一臉無語地拉走了她。

“好了易貴妃,小樂子帶您回宮了。”

“唉我話還冇說完呢,你著什麼急,怕本姑娘吃了他啊。”

葉濯南:“……”啊,吃誰?

易蘭溪雖然嘴上說著,但身體還是很誠實地跟著樂渺走了。

“女孩子家家不要離陌生男子太近……”“哎呀,知道啦。”

易蘭溪聽著他像兄長般的嘮叨,腦袋都快暈了,當然她也知道,樂渺隻是把她當妹妹才這麼關心她,她也把樂渺當作兄長,朋友來對待。

她能怎麼辦,聽著唄,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樂渺無奈地扶額,他給她說這麼多,她就回了個“知道了”,算了,她聽進去就行。

葉濯南隱隱約約聽到了樂渺對易蘭溪的囑咐,看來隻是兄妹而己。

眼睛不經意瞥向被樂渺打的手,好點了,但跟另一隻手對比還是紅著一大片。

“哥哥打人還挺疼。

不過,又近了一步。”

葉濯南邪魅一笑,對著光不停地看那隻手,像解鎖了某種屬性一樣。

看來,他的求偶之路往後恐怕要靠這個女孩了,以後要是見到她對她態度好點吧。

葉濯南靜靜地站在那裡,光打在他身上,一切事物都成了襯托他的背景板,他理所應當成了這幅美人圖的主角。

若是再加上一人,或許這畫會更加完美。

葉濯南眼看著樂渺一行人漸漸消失在他眼中。

紅色的眼眸中瀰漫著一股貪婪和勢在必得,也充斥著溫情。

捕獵者己經鎖定了他的獵物。

藍色眼睛的小,白,兔。

目送他們走後,葉濯南也打算離開,一陣風吹過,颳起了沙塵,迷了他的眼睛。

他其實很討厭風沙迷眼睛的,但奈何他今天心情好,這風對他而言更像是一種無形的鼓勵。

世上有兩種人,感性和理性的人,很明顯,他算前者。

葉濯南下意識揉了下眼睛,卻發現,他的掌心不知何時受了傷,但他並不覺得疼。

他皺了皺眉,摸向掌心有血的地方,發現,這不是他的血。

那,這到底是誰的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少卿頌,少卿頌最新章節,少卿頌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