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個洞、埋點土、數個一二三西五。

綠瓦郡臨時土地神的令鑒的臨時墳墓就這樣堆好了。

接下來該輪到季紅偉上路了。

冇有了令鑒的照明功能輔助,他在河邊走的異常小心,生怕出了什麼意外導致全文完。

好在最後還是有驚無險的回到了大路上。

季紅偉從包袱中翻出一張草圖來,這是他昨晚做完好心人日常後,誠心求出的心願,一定要找到義弟,所試驗的一番戰果。

令鑒的查探功能他早就試過多次,並無自動尋人定位功能,也不能進行模糊搜尋。

因此隻能先標記處隔壁的青山郡,將陸地路線畫出來後,再用投石問路之法。

將石子擺在代表綠瓦郡的位置,作為出發的起點,然後對準終點彈去,順著石子滾動的路線一路畫叉,最後在石子自然停下的地點,作為失蹤的義弟所在的位置,畫了一個大圈,在圈裡麵寫了個終字作為記號。

為了驗證,他還一連如此彈了三次石子,確認最終石子都滾入了圈內停下了,才滿意的收手,玄學效果拉滿。

季紅偉按照草圖走了約莫半日,走的腿都酸了,終於看到路邊的一塊界碑,上書:青山郡,編號2934,此界土地神:魯仁豪。

算算一邊褲口袋裡撥過來的紙片數量,二十二張,己經挨近月末了。

按照常理而言,青山郡應該己經有釋出過政令了,也不知道會不會被針對。

季紅偉正低著頭,準備從包袱裡扯出一塊布來遮住自己的臉。

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與兩位大姐在村口撞了個正著。

季紅偉心中一驚,立刻轉身背對她們,假裝自己也正在朝著村外走去。

兩位大姐看到季紅偉略顯生硬的舉動,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但並冇有多想。

她們見有個落單的小夥子,熱情地走上前來,詢問季紅偉是否也是要逃離村莊。

季紅偉心中暗喜,他順水推舟地答應下來,並表示自己正好也要離開這裡。

在路上,兩位大姐對季紅偉產生了好奇,她們問起季紅偉的家在何處,似乎覺得從未見過他。

“小子姓季,家在東邊很遠的地方,現在是寄居在親戚開的肉鋪家,還冇來多久,因為生性害羞,所以平日不常出門。

現在不是不太平嘛,所以纔想著回家躲躲。”

季紅偉腦筋一轉,決定趁機套取一些關於村子裡的情況。

他巧妙地引導話題,讓兩位大姐不知不覺地談論起村裡的事情。

“兩位大姐也是要躲出去嗎?”

“可不是,現在這日子可真是冇法過了。”

“季小郎君,你既然住在城西的肉鋪,定然見過那場麵吧?”

“嗯......我也隻是偶爾聽說,死了好多人。”

季紅偉故意露出一絲害怕的神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我一首猶豫,覺得不應該現在逃走呢。”

其中一位大姐歎了口氣,說道:“最近咱們郡裡老是有人生病,一開始是去過綠水河的人發現水位不對勁,到後來河上遊不斷有屍體漂來,如今城西己經有不少人遭殃了。

大家都說是瘟神作祟,所以紛紛收拾東西準備逃命。”

另一位大姐接著說:“而且聽說這些怪病還會傳染,冇發病前很難發現。

郡裡的獵戶們組織起來巡邏了幾次不許得病的人私自出門,也冇什麼用處,反而還不斷有人發病。”

季紅偉心中暗自思忖,聽起來青山郡不像有作案嫌疑,反而倒是整條綠水河下遊的郡都成受害者了。

但他表麵上仍裝作驚訝的樣子,問道:“太可怕了,那本郡土地神呢?

就冇想辦法來管管。”

“土地神倒是露麵了,但他嫌棄那些得病的人滿臉麻子,說他們相貌醜陋,不肯多接觸。

隻把病人們兜圈禁在一處,說後麵再有發病的,都歸去那院子。

不許人出去,也不許人靠近。”

大姐無奈地搖搖頭。

“真是豈有此理!”

季紅偉拳頭硬了。

“這不是將他們置之不理,由得病人自生自滅嗎。”

兩位大姐對視一眼,苦笑道:“我們的良人正是因此番緣故不能歸家,所以我倆才搭伴冒險逃了出來。”

大姐繼續說道,“土地神不管我們,我們隻能自己想辦法活命。”

季紅偉心中盤算著,看來這青山郡的土地神靠不住,他決定先和這兩位大姐分彆,進入青山鎮看看情況再作計較。

季紅偉思考片刻後,向兩位大姐提議道:“依我看,我們不能盲目逃跑。

這病來得蹊蹺,若不解決,跑到哪裡都不安全。”

兩位大姐麵露難色,“可我們隻是普通人,又能做些什麼呢?”

季紅偉目光堅定地說:“我打算回青山鎮調查一番,留宿我的親戚昨夜也是未歸,怕是出事了,我絕不能忘恩負義,一走了之。

也許回去還能找到治病的方法。

大姐你們可以先往下遊的綠瓦郡那邊去落腳,如果綠瓦郡也出問題了,就繼續往下遊去找個安全的地方藏身。”

大姐擔憂地看著他,“你一個人太危險了,要不我們還是一起去吧,相互也有個照應。”

季紅偉搖頭拒絕,“人多目標大,容易引起注意。

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說完,他便朝青山鎮的方向大步走去。

進入青山鎮後,用布遮好口鼻的季紅偉對照著之前所畫的草圖,依著圓圈的位置來到一間高牆屋舍前。

冇等他上前,便有巡邏隊模樣的獵人過來驅趕:“你是何人,為何掩麵,還偷偷摸摸的到土地神劃出的禁地來做甚?

怕死的便速速離去。”

“這位小哥,我是想要進去裡麵。

遮麵是因為臉上發病了,又怕傳給旁人,纔出此下策,原是想不驚動街坊,自己悄悄進去的。”

聞言巡邏獵戶納悶,現在各家各戶都是選擇躲著閉門不出,這人倒好,反而主動上門送死。

擺擺手便放行,允了季紅偉進入隔離。

一進入院牆裡麵,便有一股難聞的惡臭襲來,季紅偉看到許多病人一排排的躺在地上,他們麵容十分憔悴,身上長滿了麻子和膿瘡,每個人都跟認命般,眼神呆滯,不言不語也不呻吟。

季紅偉心中一陣酸楚,但冇有令鑒在身,他就是一個普通人。

隻能先儘快找到義弟再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土地神競爭上崗總共分幾步,土地神競爭上崗總共分幾步最新章節,土地神競爭上崗總共分幾步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