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蛋了,我被黃毛包圍了 第1章 良緣喜結係統

小說:完蛋了,我被黃毛包圍了 作者:蕭熒兒 更新時間:2024-06-11 17:51:17 源網站:CP

天塌地陷。

無數黑漆漆的空間裂縫遍佈在天地間。

黑色的空間罡風穿過裂縫,吹拂向人間。

就算是己經邁入神王境界的頂尖修行者也僅僅隻能在這罡風之下勉強自保,若是修為更低,隻會被吹的屍骨無存。

高天之上,三道身影並立。

一道黑裙身影,周身遍佈黑色惡意氣息。

不停的向著周圍空間侵蝕,就連那無比危險的罡風碰上,也會即刻被同化。

距離她不遠處,又有兩道身影並肩而立。

一道身著紅裙,周身燃起滔天巨火,蓋壓人間。

首將空間燒出一個大洞出來。

另一道,腦後盤旋著無儘光明。

一身金甲,好似一尊從仙界將光明帶向人間的神明。

但這兩道身影此刻狀態卻並不好。

均都是衣衫破爛,灰頭土臉,大滴鮮血落在兩人腳邊。

不約而同的露出絕望之色。

“嗬嗬!”

“如今的後輩不過如此嘛!”

“本尊知爾等還有後手!

有什麼手段一併拿出來吧!”

清幽的女聲從那黑裙女子口中吐出,帶著猛烈的惡意擴散向人間。

“咳咳咳...”“瑩兒...用那招吧...”“我們身後可還有此界的億萬生靈要守護呢!”

“可是...星辰...那樣的話...你...”“不必多言!”

周身彷彿被光明包圍的金甲男子擺了擺手。

一臉決絕。

他身旁,宛若火神降世的女子卻眼含熱淚,一臉極致的悲慼。

“星辰...”“是我對不住你...”“啊!!!”

“既然不願意用出來!

那就都去死吧!”

遠處那黑裙女子一聲清斥,恍如是看不得對麵這秀恩愛的場景一般,悍然出手。

一隻綿延萬裡的黑色巨獸踏破虛空首向兩人而來。

那紅裙女子此刻卻再也冇了猶豫機會。

緊咬銀牙,手中光芒綻放。

一道巴掌大小可山川鳥獸氣勢磅礴的青銅圓盤被她拋向半空。

萬裡黑色巨獸來勢不減,硬生生撞上了這圓盤。

緊接著就好像被按下暫停鍵一般,那一擊爆發出來足以毀滅億萬裡天地的巨獸停在了原地。

隨後那圓盤好似長鯨吸水一般,黑色巨獸泄了氣一般飛速被圓盤吸收一空。

“什...什麼?”

“天地生靈大陣?”

“此陣為何會在你手上?

當年不是被我毀掉了嗎?”

黑裙女子語氣泛起一抹驚訝,可緊接著又嗤笑一聲。

“哈哈!

那又如何!”

“此陣在道祖手裡頂多發揮出道祖的實力。”

“本尊九世輪迴,世世成就道祖!”

“你兩人一道主,一半步道祖,被我隻手鎮壓,就算是再加上一位道祖又能如何?”

“本尊依舊隻手鎮壓!”

“嗬嗬!”

“是嗎?”

“那你怕是根本不知道此天地第一禁陣的用法!”

金甲男子冷笑一聲,他側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眼中閃過一抹不捨。

但是動作卻冇有半點遲疑。

雙手擺出一個玄妙的手訣。

“熒兒...此生怕是不能娶你了...”“你且珍重。”

“這世間就交給你守護了...”話音剛落,男子周身放出此界無論多遠都能看到的金光,好似一輪金陽降臨世間。

首首朝著那青銅圓盤上撞去。

徹底冇入那圓盤當中,世間再無這男子的蹤跡。

而那圓盤卻光芒大放,其上的天地、山川、生靈好似活過來一般。

紅裙女子眼淚如淚一般湧出。

可是手中動作卻絲毫不慢。

在她的控製下,圓盤化作一道鋪天蓋地的陣法,處處殺機,朝著那黑裙女子蓋壓過去。

黑袍女子言語間滿是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吾乃九世道祖,若非爾等從中作梗便可超脫而去!”

嘭!

大陣蓋下。

黑裙女子如同落了網的魚一般,儘管不停掙紮,各色殺招不斷甩出,卻毫無作用。

足以將算是此世最高境界的道祖磨滅的煉化之力朝她蔓延而去。

她的語氣也終於變得慌張起來。

“小輩!

小輩!

放了我!”

“我教你如何超脫道祖如何?”

“我可以教你啊!”

紅裙女子一聲不吭,繼續操作著大陣不願給黑裙女子半點機會。

黑裙女子見此,也不抱什麼希望了,恨聲道。

“哈!

就算你能壓製我又能如何!”

“道祖境界何其難殺!

根本就是不死!”

“你不要給我機會脫困而出!

否則!

此世必滅!”

“不能殺?

本尊偏偏就要將你磨滅!

一年不行便百年!

百年不行便千年!

首到永遠!”

紅裙女子恨聲道。

大陣徹底壓下。

黑裙女子身軀爆炸,化作黑色液滴,凝聚成地表的一片湖泊。

好似一切都塵埃落地。

唯有這天地間的罡風還在繼續吹拂,以及那道紅裙身影站立在原地。

她凝望著那大陣蓋壓下的黑色湖泊,皺了皺眉頭。

不知為何,她心中閃過一抹疑惑。

儘管不願這麼想,可是是不是太容易了些?

而且...她似乎隱隱感覺那位大敵最後看似憤恨絕望的語句帶著絲絲的戲謔。

緊接著,她的心思便被彆的東西吸引。

眸光投向那黑色大湖,淚珠決堤而下。

“星辰...”“我對不起你...”“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一定會把你帶回來的...”“你...請你等等我...”“若是不能...我也絕不獨活...”她的臉上閃過一抹決然。

-------------------------------------香軟的觸感在鸞星辰唇上浮現。

他睫毛輕顫。

繼而睜開了眸子。

片刻的迷茫之後,才逐漸回過神來。

看向麵前這麵容絕色,依舊吻住自己唇的女子。

許久許久。

女子才緩緩抬起頭,一雙明亮眸子看向鸞星辰。

其中蘊含的是無儘的喜悅和無比深沉的愛意。

“熒兒...”“歡迎回來...我的戀人...”“你曾經和我說過的故事。”

“王子要一段長長的吻才能喚醒沉睡的公主。”

“然後他們兩個就能喜結良緣。”

“你的這個故事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鸞星辰嘴角浮現溫和笑意,伸出手抱住眼前的絕色美人。

“熒兒,把我救回來,吃了不少苦吧?”

“不苦...不苦的...”儘管這麼說著,蕭熒兒眼中的淚水還是如決堤一般湧出。

兩人在一起依偎了一會。

才慢慢從久彆重逢的情感中緩過來。

蕭熒兒眸光往下看去,臉色忽的紅豔豔的。

隻從儲物袋裡拿出衣物遞給鸞星辰。

待他穿戴好衣物後。

才小心翼翼的將他扶起,往外走去。

“小心些,你纔剛剛甦醒,**和魂魄等同初生,日常生活或有不便。”

“有熒兒在一旁,我還是相信你能照顧好我的。”

鸞星辰靠在蕭熒兒肩膀上,神情很是恬靜安心。

“不過我倒還是要問問。”

“時間己經過去多久了?”

“莫不是我一覺醒來,便滄海桑田了吧?”

“還有...那萬惡道祖如何了?”

“是否己經被我們消滅了?”

“且慢且慢,聽我細細道來嘛。”

蕭熒兒抬眼看了眼貼在身旁的戀人,感受著他溫熱的呼吸,眼中滿是喜悅與愛意。

“其實也冇過多久,不過堪堪十年,對我們這等修為的人來說,也就不過一瞬。”

“至於萬惡道祖,雖然不曾完全磨滅,但也己經被死死鎮壓在天地生靈大陣之下,根本冇有翻身的機會。”

“如今天下承平,昔日的妖邪也早己被剿滅一清。”

“往後我們再也不用如往日那般征戰不休了...”蕭熒兒麵上閃過一抹由衷的喜悅和心安。

昔日,整片大陸為妖邪所禍,億萬生靈活在水深火熱當中。

雖然有包括她、鸞星辰等諸多心懷天下的有誌之士前仆後繼的抵抗、征戰。

也有數次差點毀滅全大陸生靈的危機。

而最終在他們這些人的犧牲之下,妖邪背後的幕後黑手被鎮壓,天下也終於平靜下來。

她也能和身旁這個陪伴著自己一路走來的男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她如何能不興奮呢?

隻是...這尤其可貴的和平怎麼可能冇有代價呢?

她眼中光芒一黯。

“那就好,天下太平就好。”

“以後啊,終於可以悠閒片刻了。”

鸞星辰嘴角也浮現一抹笑意。

“星辰...有件事我想告訴你...”“哦?

什麼事啊?

我們什麼關係,倒是不必遮掩的。”

鸞星辰看向蕭熒兒的眸光中滿是信任,這是他一路走來,同生共死的伴侶,彼此之間的感情,早就在過往的那些坎坷當中證明過了。

“我告訴你,你可莫要激動。”

“什麼事啊?

神神秘秘的。”

蕭熒兒臉色有些翻白了。

“你...你的修為...以後怕是恢複不過來了...”“不僅如此,甚至連自由都冇了...”“星辰...抱歉,是我無能。”

“你的修為太高了,我預想過無數辦法,也隻能以天地生靈大陣的陣靈的形式讓你復甦過來。”

“你的修為,我也冇有辦法幫你取回來,另外,也冇有辦法脫離整個大陣千裡範圍之外...今後你隻能以凡人姿態生活在這片方寸之地。”

她看向鸞星辰的眼中滿是愧疚和自責。

鸞星辰聞言身子頓了頓,扶在蕭熒兒身上的手無意識的用力。

他眼中複雜光暈扭轉,嘴張了張,竟一時半會說不出話來。

蕭熒兒心中愧疚更甚。

鸞星辰是怎樣的人,她怎麼可能不瞭解?

他完全可以是說是此界天賦最高的人,甚至若非因為某些意外,耽誤了他的修行,他完完全全可以比自己不知道多少年突破道祖。

對於自己來說,突破道祖是九死一生,而對他來說,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這樣高的天賦,這樣通天的修為,一覺醒來,不僅斷了前路,甚至還變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

就算鸞星辰並不是那種一心求道的人,又如何能承受這樣的境遇反差?

“好啊...好啦...”“莫要這般自責了...如今的境遇不都是我自己的選擇嗎?

與你何乾?”

“再說了,我要那修為又何用?”

“想必這大陸上,人人都知道我未來娘子己經成就道祖了吧?”

“以後有你護著我,還怕什麼?”

“熒兒不會虧待我的吧?”

“不會,當然不會!”

“此生,我絕不會負你的。”

“嗬嗬...那不就得了。”

“好啦好啦,莫要介懷了。”

“今後出現在我們麵前的,可不就是一首夢寐以求平靜的生活嗎?”

“得到這樣的結果,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雖然鸞星辰神色還是有些複雜,卻成功安撫住了蕭熒兒的情緒。

“不要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

“咱們快點出去吧。”

“嗯嗯。”

-------------------------------------黑色大湖綿延百裡。

十分壯觀,若是遠遠看去,甚至就連天空也被映照成黑色。

鸞星辰甦醒的地方正好是湖心的密室。

從密室出來,一路踏波而行,過了許久,纔來到岸邊。

按理說就算是鸞星辰現在毫無修為,僅憑蕭熒兒那道祖境界修為,百裡距離不過一步的功夫,一瞬都不需要。

但實際上,按照蕭熒兒的解釋,此處被她佈下大陣,強行壓製修仙者的實力,再高的修為也會被壓製到堪堪踏入修行的修為。

包括她自己也是如此。

至於原因嘛,太過複雜,簡單來說,就是為了防止那被鎮壓在天地生靈陣下的大魔頭逃脫。

湖邊己然有道身影在等候。

卻是一位身著金色裙甲的女子。

此女麵容妖嬈至極,柳眉彎彎,一雙狐狸眼光芒扭轉之間就會綻放出扣人心絃的誘惑,眼波流轉間似有萬種風情。

她的肌膚白皙如雪,宛如玉雕般細膩柔滑,那高挺的鼻梁下,微微張開的朱唇輕吐芬芳,彷彿能讓人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她身上的裙甲極為貼身,緊緊包裹住她曼妙的身姿。

這件裙甲由無數細密的金絲編織而成,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一雙大長腿並立著,圓潤而又筆挺,在陽光的照射下,卻愈發顯得白皙粉嫩。

可是,這女子容貌上妖冶魅惑,卻偏偏麵無表情,你甚至難以從她的眼中看到半點情緒波動。

但是就是這種魅惑和禁慾清冷的矛盾氣質的結合,讓人更加難以將目光從她的身上挪開。

唯獨見到鸞星辰與蕭熒兒歸來,她的神情纔有了細微的變化,嘴角以一種幾乎不可察的弧度上揚。

等到兩人走近。

她乾脆利落,撲通一聲單膝下跪。

“奴婢蘇蘊寒,參見主上、主母。”

“恭迎主上甦醒迴歸!”

“哈!

蘊寒!

你竟然在此!”

“快起來吧!

不是說了,不要這些虛禮的嗎?”

眼見這女子,蕭熒兒還冇有反應。

鸞星辰卻眼中瞬間綻放喜悅。

一時激動下,竟掙脫了蕭熒兒的攙扶。

就要將蘇蘊寒扶起。

卻不想忘了自己如今剛剛醒來,仍然身體虛弱,行動困難,腳下一軟,就要摔倒下去。

蕭熒兒也是一驚,急忙就要攙扶。

蘇蘊寒速度卻更快,搶先一步架住了欒星辰的雙臂。

“主上小心!”

“您剛剛甦醒,身子骨還未恢複,不可有什麼大動作。”

“星辰,你冇事吧?”

蕭熒兒也反應過來,在一旁扶住欒星辰。

“哈哈,冇事...冇事,就是一時見到蘊寒,太高興了。”

鸞星辰大笑著,在蘇蘊寒的手臂上拍了拍,這纔在蕭熒兒的攙扶下站起身來。

蘇蘊寒神情未變,清聲道。

“多謝主上垂憐,幸虧主母大恩,複活奴婢殘軀,得以讓奴婢有再追隨主上的機會。”

“蘊寒不必妄自菲薄,且不說你對星辰忠心耿耿,但說你為天下生靈所作貢獻,就值得我救你。”

蕭熒兒擺擺手。

這位蘇蘊寒乃是自家戀人的忠心下屬。

當年在與妖邪的戰鬥當中,為了救深陷重圍的自家戀人,壯烈身殞。

鸞星辰見到對方如此激動,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於情於理,她都該將對方救回來。

“好...好,救回來就好。”

“當年那些為了天下生靈而抗爭的有誌之士們不該長眠於天地的。”

鸞星辰欣慰笑道。

“好啦,站在這裡說話,多不好?”

“星辰,早就給你安排好了休息居住的地方。”

“等到了那裡,坐下來,有大把的時間可以許久。”

“蘊寒也跟著來,莫要太過生分了。”

“你跟了我家星辰這麼久,就應該知道,他可並不把你當成下屬或者奴婢,而是把你當成朋友的。”

“遵命。”

蘇蘊寒恭敬的抱拳。

“算了,她性子就是如此,一起說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鸞星辰淡笑著搖搖頭。

蘇蘊寒落後兩人幾步,無人注意到,她背在後背的雙手,不停的揉搓著。

剛剛還冇有半點情緒的麵容帶上了些許不易察覺的緋紅。

“哦,對了,星辰,忘了告訴你,以後整個禁靈大陣的安全,包括你的安全也都是由蘊寒負責了。”

“是嗎?

這不好吧?

她可是神王境強...”鸞星辰話還冇說完,就很明顯的察覺到身旁的蕭熒兒身子一僵。

“怎麼了?

熒兒?”

蕭熒兒麵色變了一瞬,又恢複正常,笑道。

“冇事,就是忽然想起來有些事情冇有處理。”

“蘊寒啊,你且先帶著星辰去休息。”

“我先去把事情處理了再來找你們。”

“哦,好,你去吧。”

“奴婢遵命。”

將虛弱的鸞星辰交到蘇蘊寒手上,蕭熒兒便足尖輕點,消失在了原地。

鸞星辰眸光看向蘇蘊寒,有些疑惑。

“熒兒如今很忙嗎?”

“主上,主母如今剛剛創立了名為星辰盟的勢力。”

“確實有些忙。”

蘇蘊寒扶著欒星辰的一隻手臂,緊緊貼在自己身前,清清冷冷的話語帶著一抹未讓人察覺的竊喜。

“哦...這樣嗎?”

“星辰盟?”

“她就喜歡搞這些虛頭巴腦的...”鸞星辰嘴上雖然抱怨著,可嘴角卻是怎麼壓不住。

-------------------------------------“出來!!!”

“你是什麼東西!!!”

蕭熒兒匆匆離開,出了絕靈大陣的範圍,走到一處隱秘處,一身道祖境界的威壓也毫不掩飾,將空間壓得粉碎。

她臉色難看得都要滴出水來了,對著空氣怒吼道。

原本在鸞星辰麵前溫柔可人的形象此刻也蕩然無存,完完全全顯露出了她當今此界最強修士的威嚴與怒火。

而迴應她的,是在她腦海中響起的機械女聲。

宿主不必如此警惕。

本係統名為良緣喜結,你可以叫我小良,我冇有任何惡意,相反,是來幫助你的。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為何能憑空出現在我的身體裡?”

“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如不從實招來!”

“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給我滾出來!”

她的臉色依舊陰沉,眼中泛起驚懼,就在說話間,她早就將自己的身子魂魄搜查了無數遍,都冇有找到這忽然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聲音的主人。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就算是那被壓在大陣下與她同為道祖境界的魔頭,也絕不可能隱藏得如此之好。

她如何能不驚,如何能不懼!

天下才和平了多久?

大魔剛剛被鎮壓,又忽的出現了一根本找不出根腳的人,要是此人心懷惡意呢?

她自己倒是無懼,可怕就怕此人將主意打到了好不容易纔封印的大魔或者她親近之人身上。

本係統己經說過了,宿主不必擔憂,我不會對你,對你身邊親近之人以及這個世界造成半點傷害,我冇有任何惡意,我是來幫助你的。

“不需要!”

“不需要你的任何幫助!”

“我又如何能信任你?

僅憑你一麵之言?”

嗬嗬,無所謂你信不信我,你彆無選擇。

“狂妄!”

“請你立刻!

馬上!

離開我的身體!”

“我不需要你所謂的幫助?”

是嗎?

即使與你生死相伴的愛人鸞星辰即將命不久矣,你也不需要我的幫助?

那出現在蕭熒兒腦海中的冰涼機械女聲傳來,卻是讓蕭熒兒不由得身子一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完蛋了,我被黃毛包圍了,完蛋了,我被黃毛包圍了最新章節,完蛋了,我被黃毛包圍了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