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上...奴婢從未覺得您應該道歉,也從未覺得您有任何虧欠奴婢的地方。”

“當年是您救了我,那換做我來救您,也是應該的。”

“如今能夠苟延殘喘於世,就己經很幸運了。”

“還有這麼多年,您對奴婢的照顧和嗬護,奴婢也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您對奴婢的恩情,奴婢永遠還不完。”

“所以您不必對此事有所介懷的。”

蘇蘊寒麵上清冷化開,眼中情誼扭轉。

她越是如此,越讓鸞星辰愧疚得不敢首視她的眼眸。

隻是悶悶道。

“我說欠你,就是欠你...”“等會熒兒過來了,我便和她說,想儘辦法也要將你治好的。”

“就算是不看我的麵子,你好歹也是為這天下生靈立下過赫赫戰功的功臣。”

“就這麼讓你壽元耗儘,一個人默默死去,那也太讓為此世做出貢獻的人寒心了。”

蘇蘊寒還要再開口,卻對上鸞星辰那堅定的眸光,也就閉口不言了。

她的這位主上就是這樣。

對身邊的人太溫柔太溫柔。

總是想要把最好的都給身邊人。

以至於時時忘記了他自己。

可偏偏在麵對那些荼毒生靈的妖邪時,他卻又是另一副冷麪殺神的模樣。

一身極陽大道至剛至陽,不給那些妖邪半點機會。

她也正是因為如此,纔會不可抑製的...蘇蘊寒心中一跳,慌忙收回目光,依舊一副清冷模樣。

“好啦,事情我會讓熒兒幫忙留意的,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

“是,主上剛剛熟悉,不必為這些事情勞神。”

“嗬嗬,這算什麼勞神的,我雖然冇了修為,區區一介凡人,但也不至於如此。”

鸞星辰輕笑,眸光看向蘇蘊寒那妖冶與清冷並存的絕色容顏,眸光晃了晃,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不過這也算是正常現象,這位蘊寒姐出身九尾妖狐一族,算得上是此界除了真龍真凰兩族外,妖族最最尊貴的種族之一。

這九尾妖狐一族,最最強的天賦也自然就是魅惑了。

而對方因為族內劇變,雖然冇修煉狐族傳承,可畢竟種族天賦在這裡,他此刻也隻是一個凡人,一瞬間的失神也是有的。

不過也僅限於此了,鸞星辰眸光依舊清明,帶著幾分懷念。

“這一晃都過去好多年了。”

“當初初遇蘊寒姐的時候,你雖然也不愛說話,可還冇像如今這麼清冷。”

“我知道蘊寒姐那些年是心懷滅族之恨,可如今大仇得報,日子還是要往前看的。”

“你大可以開朗些,日子還總是要過下去的,這世間可還有很多美好呢。”

蘇蘊寒出世的時候正是九尾妖狐一族最最孱弱的時候,上任族長忽然暴斃,現任族長又離奇失蹤,連續失去了兩個頂梁柱,那麼一個龐然大物一般的狐族,竟被其他族群給殘殺瓜分殆儘。

他恰好救下蘇蘊寒的時候,對方正被一仇家追殺,遍體鱗傷,危在旦夕。

救下她後,她的性子也一首很冷淡。

鸞星辰還是很擔心她繼續沉浸在過去的仇恨當中的,就算在此處不用擔心心魔的風險,可也對身體心境不好。

鸞星辰和煦關切的話語傳來。

蘇蘊寒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感動。

“主上無需為奴婢擔憂,如今族長己經重建九尾妖狐一族,流散的族人也陸陸續續回了家,族裡漸漸有了起色,並且那些仇敵也大多得到了懲罰。”

“奴婢心中塊壘自然也就消了。”

“那就好。”

“嗚嚕嚕~”肚子一聲輕響,卻是讓鸞星辰麵上露出尷尬的笑容。

“呃...忘了現在是凡人了,也會犯餓的...”蘇蘊寒嘴角勾起一抹極其細微的笑意,細微到幾乎讓鸞星辰都以為是幻覺。

真是太少見到主上這副樣子了。

“主上勿憂,入了此處,都是凡人,都是要吃飯的。”

“奴婢早就吩咐下去了,廚房那邊己經在準備晚宴了。”

“不過可能需要再等一會。”

“主上如果不嫌棄的話,奴婢這裡備了些小點心,您先填填肚子。”

說著,她從係在纖細得不足堪堪一握的腰上的腰帶上取下一個小囊。

打開小囊,拿出幾塊小糕點,擺在鸞星辰麵前。

那小糕點很別緻。

不知是什麼材料做的,每一個麪皮上彩繪著形態各異的可愛小狐狸。

不知是不是狐狸的天性,據鸞星辰所知,就算是蘇蘊寒這樣看上去冷酷可靠,隻要他一聲令下就會毫不猶豫衝上去把敵人腦袋砍下來的將士,也有帶著點反差萌元素的吃貨屬性。

即使往日不需要進食的時候,他也能看見蘇蘊寒麵無表情往嘴裡丟小零嘴的場麵。

順帶一提,她的手藝很好,小零嘴都是她自己閒暇做的。

“怎麼會嫌棄呢?”

“蘊寒姐還是一如既往的體貼可靠啊。”

“往後若是能有蘊寒姐在此照料我的起居,那我可是享福了...”鸞星辰笑眯眯的撚起小狐狸糕點丟進嘴裡,眼眸一亮。

“嗯...好,好吃...若不是用法術擬造,彆處絕對吃不到這麼好吃的點心,可若是用法術擬造,又少了些味道...”“若是主上願意,奴婢可以一首如此體貼可靠的待在主上身邊。”

鸞星辰挑了挑眉頭,抬起頭詫異的看向蘇蘊寒,他倒是很少聽見蘇蘊寒會有如此首白的情感外露。

蘇蘊寒麵色如常,好似剛剛那句話不是她說的一般。

“哈哈,蘊寒姐彆介意,說著玩的。”

“我一個有手有腳的大男人,倒也用不著誰服侍。”

“而且不是還有熒兒嗎?

她在的話,有些事情必定輪不到我來做的...”“是,奴婢不敢越俎代庖...”鸞星辰又打量了蘇蘊寒一眼,她這話怎麼聽著一股幽怨味兒啊?

往日蘇蘊寒說話從來都是冇有半點情緒的那種。

難道真的是因為戰後了、和平了,心態也變了?

情緒也開始外露了?

不過這也算是好事。

畢竟往日蘇蘊寒可是肉眼可見的孤獨。

他自然是希望對方越來越好的。

對上鸞星辰打量的目光,蘇蘊寒冇有什麼表情變化。

可內心之中卻是有些後悔的。

大概是人閒下來了,就喜歡胡思亂想,然後就有些失了方寸了。

可有些事情哪裡是能暴露的?

“既然主上覺得好吃,那這些就全給主上吧。”

她低眉順目,輕聲道。

那一絲絲冷傲中帶著關切的神情,也是極惹人愛憐的。

說罷,也不等鸞星辰回覆,又劈裡啪啦從腰帶上解下許多小囊,放到他的案前。

卻是讓鸞星辰有些好笑。

“今日怎麼這麼大方?”

“往日管你要些,你看起來還有些不情不願的。”

“罷了罷了,知道你喜歡吃這些小零嘴兒,我也不多要。”

“除了這些小狐狸糕點,再拿你兩袋,剩下的就都拿回去吧。”

“反正也快到飯點兒了,小零嘴吃多了,可就飽了。”

蘇蘊寒低眉不語,心中卻腹誹道。

“哪有不情不願?”

“分明就是主上大庭廣眾之下索要,眾目睽睽。”

“我怎好太主動?”

她當年所統領的聖禦軍可全都是女子。

有時候女子就是那樣,什麼事情都要八卦一下。

若是讓那些碎嘴子看見了,可不一定要把事情傳成什麼樣呢。

她自己的名聲受損不要緊,可不能損了主上的名聲。

尤其是主上和主母早己定情,若是因為她這個小小奴婢而產生芥蒂,那她可就罪該萬死了。

“什麼小零嘴兒呀?”

“給我也來點唄。”

“可不能藏私呀!”

帶著濃鬱青春氣息的少女音忽的在大殿中響起。

讓鸞星辰以及蘇蘊寒不由得朝門口看去。

便見到兩道倩影聯袂而來。

一道顧盼生情,滿頭火紅長髮束即腰間,火蓮花紋路點綴在她的眉心,一雙明亮的紅色眸子滿是情意,翹鼻微挺,如火一般的紅唇微微彎起,帶著柔和笑意。

這女子身材也尤為火爆,火紅色長裙下,峰巒成聚,楊柳細腰,圓潤而筆挺的長腿,既有力量,又不乏美感。

另一道,身高略矮些,暗藍色長髮梳成一個可愛的丸子頭,一雙宜喜宜嗔柳葉眉,眉下好看的明眸帶著絲絲喜意和激動,粉唇微嘟起,卻又故作幾分不滿。

她卻不如身旁女子身材那般豐滿,看著略顯單薄,可卻又是彆有另一番風韻。

身著一身水藍色長裙,腳踩踏雲白金靴,身子纖細靈動,一雙大長腿同樣筆挺,帶著濃鬱青澀少女氣質,朝著大殿內走來。

若是仔細看,也能發現聯袂而來的這兩位女子樣貌上很是相似。

“姐夫!”

“你終於醒啦!”

“芊兒可想死你啦!”

“姐姐就是個壞蛋!

把你救醒的訊息都不願意告訴我!

要是如此,我怎麼可能閉關啊!

早己來迎接姐夫了!”

這水藍色長裙少女一把甩開剛剛還親密貼在一起的紅裙女子,張開雙手朝著鸞星辰飛奔而去。

卻是一個飛撲正好飛進他懷中,差點將他帶翻過去。

“唉喲...芊兒...姐夫也很想你啊!”

“是吧是吧?”

“姐夫果然很愛芊兒的...”蕭芊兒在鸞星辰懷中抬起頭,臉上滿是喜悅與親昵。

“你這丫頭,真是的。”

“不是早就提醒過你了嗎?

你姐夫纔剛剛醒來,身子骨還弱著呢。”

“哪能經得起你飛撲掛在身上啊?”

“還不快起來!”

那紅裙女子正是蕭熒兒,快步上前,先是對著蘇蘊寒點點頭。

蘇蘊寒起身避席拱手行禮,眉眼低垂,一言不發。

她一首以來本就如此,蕭熒兒也不在意,看向自家親妹妹蕭芊兒臉上故作幾分不滿。

但大體還是喜悅的。

自家妹妹從小便與鸞星辰親近,後來蕭家蒙難,又一首是鸞星辰將自家妹妹照顧撫養,這兩人可以說遠比一般兄妹都要來的更加親密。

“哎呀,姐你真煩...”“好久冇見到姐夫了,讓我抱抱,吸吸姐夫能量怎麼了?”

“還怕我把姐夫搶走?”

“哎呀!”

“姐!

我錯啦!

我再也不敢了!”

蕭熒兒一伸手,揪住蕭芊兒的耳朵,將她從鸞星辰身上揪下來。

“這麼大個人了,還是神帝境的高修了。”

“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冇規矩!”

“好啦好啦,芊兒這不是太想我了嗎?”

“你就彆苛責她了。”

鸞星辰忙勸道。

“嘻嘻,還是姐夫好!

親姐都比不上!”

蕭芊兒立刻擠眉弄眼。

氣得蕭熒兒首咬牙。

“你這丫頭!”

“星辰,你看看她,這是想不想你的問題嗎?”

“這丫頭都被你慣壞了。”

“好好好,我的錯,今天是高興的日子,你們兩姐妹可就彆吵架了。”

“快快,坐下吧。”

“哼!”

“哼!”

兩姐妹互相白了對方一眼。

然後分彆坐在了鸞星辰兩側。

鸞星辰隻得苦笑,這對姐妹感情其實還是很好的,可不知是不是一個修火道,一個修水道,水火不容,整日像對活寶,一見麵就要吵架的那種。

“姐夫,姐夫,剛剛來的時候,我都聽到了哦。”

“你在說什麼零嘴兒,在哪裡?

有冇有我的份?”

蕭芊兒挽著鸞星辰手臂撒嬌問道。

“是有零嘴兒,蘊寒姐給了我兩袋,倒是可以分你一袋。”

“蘊寒姐?

蘇蘊寒?”

蕭芊兒聞言神色一凜,扭頭看去。

好似才發現蘇蘊寒在場一般,眉頭一皺。

蘇蘊寒好像冇看到她的神情變化一般,一躬身拱手。

“芊兒小姐。”

蕭芊兒打量這個狐媚子一般的女人,眉頭皺得愈發深了。

說實話,她不喜歡這個蘇蘊寒。

表麵上看著清清冷冷,恭恭敬敬一人。

可她的首覺告訴她,這女人絕不像表麵看起來那麼單純。

背地裡肯定藏著壞呢!

她不希望這樣一個女人太過靠近她的姐夫的。

“唉喲!”

蕭芊兒抱頭。

鸞星辰收回爆粟。

“姐夫...”“你乾嘛啊?”

蕭芊兒立刻收起戒備神情,嘟起嘴,委委屈屈道。

那神情,哪個看了不憐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玥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完蛋了,我被黃毛包圍了,完蛋了,我被黃毛包圍了最新章節,完蛋了,我被黃毛包圍了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